重生奶爸,帶著老婆當神豪 作品

第2081章 來自王敬安的評價

    

罷了,真登大堂,那就是班門弄斧!”葉辰愕然一笑。“葉哥你又謙虛了,說句不誇張的,你就是現代劉伯溫,現代李淳風,能抱上你的大腿,也算是咱們哥幾個不知修來多少世的福分了!”張景山煞有其事地正兒八經道。頓了頓,再又是道,“不過葉哥咱們言歸正傳,既然你說上葉大少了,那我想問問,葉大少他找你了嗎?你這波可是幫了他天大的忙啊,要不是有你,怕是TT的‘叛變’事件風波,他作為股東董事,夠他喝一壺的了!”“冇!”葉...“他們啊!”

趙錢聽到對方問及那兩位天字號大少的身份。

頓時也賣起了神秘關子來,“他們的來頭可是大了去了!”

“你倒是說啊!”

被趙錢這麼一裝,幾人愈發好奇了。

“估計會嚇到你們!”趙錢笑笑道

“怎麼著?這來頭得大到啥程度才能把咱們給嚇到?”有人不以為意地搖起頭來。

“一位是王滄海王老的孫子,一位是傅榮光傅長老的兒子!”趙錢道。

“什,什麼?”

“不是,你說誰的孫子誰的兒子?”

在趙錢的回答下

幾人瞬間驚聲大作。

王滄海王老

傅榮光傅長老?

就算這幾位富豪的前身再泥腿子都好。

也不至於會不知曉這兩個名字。

一個是曾為華國經濟騰飛做出過卓越貢獻的老人,曾立身於紫禁廟堂之中的功臣!

一個是前魔都之主,而後升遷至紫禁的國級一品大臣!

然而。

跟隨在葉辰身旁的那兩位年輕人,竟是那兩位的子孫後代?

不對——

看剛纔那年輕人,對葉辰似是一種以葉辰為尊的姿態。

如果說真是王滄海王老的孫子跟傅榮光傅長老的兒子,至於那樣嗎?

在華國這種權高於錢的社會體係中。

葉辰再牛逼都好,跟再多的國家元首會麵進餐都好。

在神州這片土地上,想必也難以淩駕在那種級彆的公子哥之上啊!

“所以我說他們的來頭會嚇到你們!”趙錢道。

“是紫禁的王老跟傅長老?”有人不敢置信。

“你說呢?”

趙錢不置可否。

嘶——

幾人這才怔怔地倒吸起涼氣。

喉嚨更是控製不住地連連蠕動不已。

當那兩位天字號大少都跟在葉辰身邊,大有一副以葉辰為首的姿態。

這是不是可以說明葉辰跟他們背後的家族已經到了一種關係極好的程度?

如此一來。

葉辰的能量又得恐怖到了什麼程度?

“他們是因為跟葉董的關係,所以纔來參加婚禮的?”有人愣聲問道。

“據我所知,因為小葉的原因,景山也跟他們幾個玩到了一塊去!”趙錢給出回答。

“這,

這換而言之,繼偉也跟他們這幾位大少關係匪淺?”再是有人驚聲低呼。

這一次。

趙錢冇再裝逼。

微微搖了搖頭,“相識肯定是相識的,至於關係到什麼程度,我就不清楚了!”

緊著趙錢的話落。

幾位富商看向趙錢的眼神也隨之變得複雜起來。

話說,趙家祖墳真是著火這麼簡單?

這他孃的怕不是爆發火山了!

——

——

另一邊。

走往婚宴現場的途中。

傅一山不由笑歎一聲,“趙繼偉他爹還真是個人才啊!”

“我很早就研究過這位晉西的煤大王,是個徹頭徹尾大智若愚的主兒,他用那些標準暴發戶式的作風不僅解決了很多麻煩,同時也讓他獲得了很多!他是為數不多能讓我另眼相看的暴發戶!”

本來不想說話的王敬安,想想還是插了一嘴。

“哦?王大少竟是給與這種評價?”傅一山有些好奇。

“很直觀的一點,如果他真跟表麵一樣,你覺得一個徹頭徹尾的暴發戶能走到晉西煤大王這一步嗎?能在這些年來一輪又一輪的風浪中非但冇有倒下不說,反而愈發堅挺,並且還跟官方建立了很多的戰略合作嗎?若他真跟表麵一樣,恐怕早就被吞得連渣都不剩了!另外,他身上甚至都還有讓我欽佩不已的一個點,那就是能將暴發戶作風保持幾十年!要知道,幾乎所有的暴發戶在具備一定財富後,都想著好好包裝自已,都想著讓擺脫暴發戶的標簽,好讓自已成為社會名流!”

王敬安冇有停頓地繼續道,“但這位晉西煤大王則是冇有,就這一點,他可以說是異類中的異類,同樣也說明瞭他的大智若愚所在!因為他很清楚像他們那樣的,再有錢都好,也無法成為真正名流眼中的名流,想要擠進真正的頂流圈子,是不切實際的,

更關鍵的一點,一旦暴發戶想要開始裝名流,那不僅會讓自已的身份處境變得很尷尬,同時還會多上很多束縛,總得來說弊大於利!”

“很多年前我就研究過暴發戶這個群體,我一直都認為暴發戶該做的不是把自已沉澱成什麼貴族,不是躋身到那些註定是他們融不入的真正名流圈層!他們要做的隻有三點,一是繼續加大財富的積累,二是不惜一切地培養自已的後代,三是回饋社會!因為隻要這樣,他們的孩子就有躋身頂級圈層的機會,就有成為真正名流的機會!”

“可惜的是,幾乎所有泥腿子出身的暴發戶都在拚命讓自已擺脫暴發戶的標簽,幾乎所有暴發戶都意識不到問題根源所在,甚至很多暴發戶連栽培孩子跟回饋社會這兩點都做不到,於是富不過三代的情況在華國遍地都是”

“但趙錢則是個例外,他所表現出來的種種都在被我認為無比正確的軌道上!所以早在幾年前,我就有私下說過,趙錢難登大雅之堂,但他的兒子日後必然會躋身社會名流,甚至是擠入真正的頂級圈層!”

王敬安少有地對一個人發表出如此長篇大論來。

尤其對方還是一介暴發戶。

為此。

甚至是連葉辰都被驚到了。

不由笑道,“冇想到王大少竟然還會去關注趙叔,這還真是讓我意外啊!”

“縱觀華國那麼多的所謂慈善家,真正乾慈善的,冇多少,而趙錢則是為數不多的那一小部份,甚至是他默默在慈善事業上的投入,都到了讓我不得不去肅然起敬的程度,要知道,相比起那些作秀式的十億百億慈善,往往冇有三五億乾出來的實事多,而早在幾年前,趙錢默默在私下投入到慈善中的真金白銀就已經有幾億了,所以隻要我關注暴發戶那個群體,就一定繞不過他!”王敬安娓娓輕語道說。

“趙叔要是知道四九城新生代第一人對他給出如此評價,怕是得視為莫大的榮幸所在了!”葉辰不由打趣一聲。

殊不知那一聲四九城新生代第一人一出,頓時讓王敬安的嘴角狂抖不已。

“能不能彆再在我麵前提及‘四九城新生代第一人’這幾個字了?”王敬安皺眉凜聲。

“好,我答應了!”葉辰灑脫一笑。

一旁的葉程英跟傅一山則是緊緊地憋起笑來。

與此同時。

一行人也在緩步行走中步入了那扇敞開著的特彆賓客區域大門。

進入到了婚宴大廳的特彆賓客區中。工作人員詢問起情況來。在大致瞭解事情的大概情況後。一臉歉意地朝葉辰道,“葉先生,很抱歉,讓你不愉快了,這件事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回頭我會親自以港交所的身份向那幾個香江記者所在的媒體機構發起投訴追究到底!”“不用了,犯不上!”葉辰搖搖頭。緊接著直接伸手推開擋在他身前的記者。大搖大擺地邁步離去。同行的還有內陸媒體以及騰龍新聞的工作人員。香江金融大會堂大門外。“怎麼?你們也想要采訪嗎?”葉辰看著那些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