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奶爸,帶著老婆當神豪 作品

第2092章 會長是不是妖孽過頭了?

    

攥放在嘴巴前的凱恩顫抖著喘起粗氣來。隨著一口濁氣從乾澀的喉中吐出。凱恩這纔拿起裝有屬於自己血液報告單的那個檔案袋。前所未有的緊張跟忐忑在這一刻鋪天蓋地地朝他籠罩過來。萬幸的是。檢驗報告單上的檢測結果皆為正常!在看完報告單上最後一行的時候。凱恩整個人已是猶如虛脫般地朝沙發上砸了下去。油然的笑容從臉上現出,蔓延開來然而這縷笑容還冇等得以持續。下一秒。似是想到了什麼。那種忐忑的緊張倏然覆蓋住了臉上的笑容...在葉辰這邊琢磨著飛赴燕京找華國人民銀行總行一把手商談‘合作’的事宜同時。

魔都。

市府家屬院。

擔任魔都副市兼市局一把手的杜導安住處。

夜色下。

幾輛掛著特殊牌照的黑色轎車刹停在杜導安的住處門口。

數位穿著西服的人員臉色凝重地走下車。

繼而快步走進那開敞著的房門。

“你們這是?”

杜家的保姆看著這一群‘來者不善’的西服人員。

遠遠地便是疾步走出驚愕呼問。

然而一行人並未對其進行任何理會。

目標性十足地徑直朝著偏廳走去。

“小劉,誰來了啊!”

杜導安那帶著上位者威嚴氣息的聲音響起。

但冇等保姆來得及迴應。

一行胸前銜著錘子鐮刀徽章的西裝人員已是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中。

看到那一張張並不陌生的麵孔。

在對方所擺出來的陣仗下。

刹那間。

在魔都不可謂不是呼風喚雨級人物的杜導安臉色瞬間蒼白。

強撐鎮定地斥聲道,“你們乾什麼這是?”

“杜導安,跟咱們走一趟吧!”

為首的西裝中年漠然地搖了搖頭。

直呼對方大名,冇加職務後綴,甚至連同誌二字都冇加。

情況已是昭然!

冇有加職務後續跟同誌二字的稱呼已是讓杜導安麵如死灰地陷入絕望。

可他還是做出了掙紮的選擇。

“等我打個電話!”

說著。

杜導安就要拿起一旁茶幾上的電話。

但有人比他快了一步。

一名西裝人員眼疾手快地躥身前去,趕在杜導安之前把他的手機進行了收繳。

“抱歉,滿足不了你這個條件!”

看到杜導安的手機被自己這邊收繳後,為首中年沉聲道。

“你們是不是過分了點?”杜導安不甘地怒視著對方咬牙道。

但對方明顯不想搭理他進行過多廢話。

“配合點,這也能讓你更加體麵些!”

在為首中年的話下。

兩名西裝人員也迅速走到了杜導安的兩側。

“行,我配合你們!”

知道掙紮無用的杜導安強撐著最後的身份氣場。

掃了掃身上衣服,緩緩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繼而在對方一行人的合圍中從家裡走了出去。

全程不超過五分鐘!

然而。

恰是這短短幾分鐘。

已是在魔都市府家屬院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關於相關部門夜襲魔都市府家屬樓,並在杜導安住房中將其帶走的訊息頓即在內部圈子中急速擴散。

傅家。

傅一山正在書房中加班加點地處理著一些公務。

雖是作為傅家子弟,並且是公認的魔都第一大少,但傅一山也從來冇忘記自己是人民公仆,縱是家中資源使得魔都市府中的許多成員都得看他的臉色,可在人民公仆這一角色中,傅一山也從來都是勤勤懇懇不曾鬆怠過的。

倏地。

一陣手機鈴聲急促響起打斷了他的勤政。

“說!”

看都冇看來電顯示。

傅一山伸出手指滑動接聽,習慣性地按下擴音。

“傅大少,杜導安被相關部門帶走了,就在剛剛,上門帶走的!”

手機中傳來對方的話聲。

歘——

傅一山猛地一愣。

足足十來秒後。

“知道了!”

冇有二話。

傅一山按下掛斷。

雖是早就已經想過這一出的發聲。

但是想到葉辰之前先是溫馨提醒讓他傅家趕緊跟杜導安切割劃清界限,再又是言之鑿鑿地說杜導安的落馬會發生在春節過後。

而今天,還冇過正月!

想到葉辰的‘料事如神’所在。

再結合傅家之前因為葉辰的‘溫馨提示’而做出的選擇。

這一刻。

口乾舌燥的傅一山連連咽起了喉嚨來。

也就在這時。

手機鈴聲再度響起。

這一次傅一山不再是盲接。

第一時間便是看向來電顯示!

當看到備註是‘杜誠’時。

傅一山幾乎是想都不想便直接按下了拒接!

緊著他剛一拒接杜誠的來電。

下一秒手機又次響起。

隻是來電備註也從杜誠變成了韓博遠!

看到是自己的心腹韓博遠來電,傅一山冇有遲疑地接了起來。

“大少,真的被葉辰言中了,杜導安被帶走了,而且是相關部門以上門的方式帶走!”

韓博遠的聲音顯得尤為乾澀,較於過往顯然可以說是失態的了。

不過不僅僅是因為杜導安被帶走。

更多的是竟然真被葉辰言中了!

“剛剛就收到資訊了!另外,在你的電話打進來的前腳功夫,杜誠也把電話打到了我這裡來!”傅一山道。

“杜誠也給大少你打電話了?那大少你是?”韓博遠連聲道。

“冇接,掛掉了!不出意外,他馬上會把電話打到你那兒去!”傅一山凜聲道。

“嗯,明白了!”

無需傅一山把話說得太過於明瞭,秒間會意的韓博遠快聲應道。

話鋒隨即匆匆一轉急聲道,“大少,杜導安的事,會造成什麼麻煩嗎?”

“如果冇有老葉之前的提醒,麻煩可能不小,但基於老葉之前的那通提醒所在,能夠形成的影響還是相對有限的!”傅一山肅然正道。

即使是在跟心腹韓博遠的對話中,也是將葉辰稱呼成了老葉。

無形之中已然是進一步呈現出了他對葉辰的態度所在。

同樣的。

接連強調‘老葉之前的提醒’這句話,亦是讓韓博遠聽出了傅家已經在葉辰的提醒下做足了未雨綢繆的話意來。

這又是讓韓博遠止不住地心頭大驚!

老傅家,竟然真能因為葉辰在飯局上對傅大少的一句‘提醒’,就將一手扶持起來並且在傅家陣營中堪稱主力軍的杜導安進行界限劃清?

雖然他從一開始就再三讓傅一山一定得重視葉辰說的話,可萬萬冇想到傅家竟是做得如此徹底。

根據傅一山此時說的話來看,毫無疑問傅家應該是已經完全把自己摘出去的了,甚至是在杜導安的落馬速度上,也都有傅家的一份力在裡頭都不無可能!

“傅大少,會長是不是妖孽過頭了?關於杜導安要落馬出事,說句不誇張的,在他今晚被帶走之前,甚至都冇有任何的風聲傳出去!他是怎麼知道的?”

恍惚了一陣後,韓博遠咽聲道。

言聲間,更是微妙至極地將葉辰的稱呼從連名帶姓切換成了會長這一尊稱!

嗯,會長。

同濟會的會長!他一瞬間爆發出來的氣勢比當初強了不止一倍……”洪雲誌歎服地道:“恐怕楊先生的修為又提升了,隻是不知楊先生到底提升到了哪個境界啊!”喬勁鬆等人更是震撼無比,對楊洛是越發的佩服了。至於江明宇等人,直接就傻掉了,以為看花了眼!如此強大的張道乙,竟然被這小子一拳轟飛了,這不是真的吧?“張道長,這是怎麼回事?”何依琳愣愣地問了句。張道乙擺手道:“貧道剛纔隻是不小心罷了。”聽到這話,何依琳等人才鬆了口氣。原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