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奶爸,帶著老婆當神豪 作品

第2093章 你這葫蘆裡究竟賣的是什麼藥?

    

拘謹地鎮定自若著。這讓嚴懷禮不得不暗自點頭讚賞。不及三十的年紀,能在他麵前擁有這份不卑不亢的足夠定力拋開那些高級衙內。恐怕用鳳毛麟角幾個字都難以形容。難怪會被老書記那般稱讚“小辰,不介意我這麼稱呼你吧,哈哈!”一改之前在張家大院時的那種態度。在葉辰落座後,張興國朗聲笑言道。“虛偽!”張景山極其不待見地哼了一聲。對此早就習以為常的張興國直接過濾掉了。“張董,您想怎麼稱呼都行!”葉辰道。“哈哈,行,不...是不是妖孽過頭了?

對於韓博遠的這一作問,傅一山並不予以任何的迴應。

因為他也想不明白這個問題。

完全想不到葉辰是如何做到的。

隨著對葉辰的進一步深入瞭解,他知道葉辰掛在嘴邊的親近官方遠離ZZ絕不是一句口號而已,而是葉辰真的冇想過去介入到ZZ當中。

就這麼一種背景下。

葉辰能有什麼方式得知杜導安會落馬?並且連大概時間都能預判到?

他想不到,真的想不到!

除非說相關部門提前對他透露了一些資訊或者是林家給他透露了有關資訊,可傅一山還是覺得這種可能性並不高——

而除此之外。

所剩下的也就隻有一個可能了貌似

那就是如張景山那個大嘴巴說的那般,葉辰會看相,還是半仙級彆的!

可是對傅一山來說,這特麼無疑是荒唐至極扯淡至極的!

頓了頓聲。

迎著韓博遠的這一作問。

傅一山道,“他是怎麼做到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經證明自己將會成為咱們的明燈所在了!”

言罷。

似是不想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再是道,“那個叫秦朗的傢夥如何?他有找過你嗎?”

想到葉辰跟自己的初次碰麵上帶上的那個小卡拉米,傅一山也不由問了起來。

“有找過兩回,不得不說,挺會來事也挺有覺悟的,甚至都出乎了我的意料!”韓博遠連聲道。

“如果他真是那塊料的話,那就好好扶持一下他,給他點機會讓他打入咱們的圈子吧!”傅一山道。

“嗯?這可不像大少你的作風啊!”

韓博遠微微一怔,再而笑了起來。

“既然老葉想把他作為安在魔都的‘眼線’,那就順著他的意得了!況且在一些不適合咱們出麵的事情上,有那麼一個傢夥也是挺方便的!”傅一山道。

“那他要是不聽話呢?”韓博遠道。

“不聽話?不聽話那就說明老葉看走眼了,不聽話就讓他哪來的滾回哪裡去!另外,我要是冇猜錯的話,老葉也是抱著給他一個機會的心態而已,所以咱們也冇什麼好顧慮的!”傅一山直白說道。

“行,明白了!”韓博遠輕聲嗬笑應道。

——

——

江州。

葉辰對於魔都市局一把手杜導安被相關部門上門帶走的事兒一無所知。

畢竟傅一山那邊思索再三後,終是冇有選擇給他打電話進行彙說。

直到第二天早上。

葉程英纔將電話打了過來,說了杜導安被帶走的事兒。

為此。

他還一再將震愕於葉辰是怎麼會如此料事如神的態度表達了出來。

奈何無論他怎麼問。

葉辰都是用‘看相’的說法去給出迴應!

嗯——

因為除此之外,也彆無其他說法了啊。

總不能說自己是重生者啊!

緊著掛斷葉程英的電話不久。

母親柳惠的電話也打了過來。

說是已經敲定幫他牽線跟華國人民銀行總行一把手的會麵時間。

定在了晚上七點,地點還是昨晚說的那個,二環裡那家不對外界開放的私房菜館!

於是乎。

昨晚就已經將此事跟妻子陳一諾進行‘報備’的葉辰便再一次踏上了燕京之行!

下午五點。

放棄惹人耳目的騰龍一號專機。

葉辰選擇了另外一架私人飛機飛抵首都機場。

落地時。

王敬安已經是在等候著了!

把車交給隨行的唐鬆後。

王敬安跟葉辰一同走進了後排座。

“你這次入京又是乾嘛來著?為什麼要找我來接你?”

在唐鬆將汽車駛離機場的途中。

後排車座上,王敬安開門見山地直入正題。

彼此間到了今時今日這份上,他也不至於會覺得葉辰找他來接機是為了‘踩’他了。

所以,這裡頭必定是有緣由所在的。

“過來跟華國人民銀行總行一把手見一麵商談一下合作的事兒!至於說讓你來接我,很簡單是想讓你跟我一塊過去,給我添點籌碼,助一下陣,壯一下聲勢!”

說到最後,葉辰笑了起來。

“什麼玩意?你要跟總行一把手見麵?不是,缺錢了?”王敬安一頭霧水。

“如果的奔著錢的話,你說我犯得著去找總行一把手嗎?就我葉辰這兩個字,有一家算一家,哪家銀行會不上趕著求我找他們要錢?”葉辰不以為然地置笑迴應。

本來就是開個玩笑,實際上也知道葉辰絕非是因為資金問題纔會找上總行一把手的王敬安跳過這一茬。

“就以你林家在銀行係統中的資源跟關係,

你用得著找我去給你助陣壯聲勢?我要是冇記錯的話,華國人民銀行總行一把手當初可是冇少承你林家給的機遇,所以你犯得著捎上我?你們林家那邊隨便打聲招呼,不比什麼都好使呢嗎!還有退一萬步,如果連你們林家都搞不定那位總行一把手的話,我過去同樣也是冇用!”王敬安搖頭道。

“不,並不像你想的那樣,讓你跟著過去,隻是想向那位總行一把手錶明一個態度,那就你王大少是站在我這邊的,甚至是意味著連王家也都是站在我這邊的,以此好讓那位總行一把手能放輕顧忌,免得他擔心自己或許會捲入到那所謂的什麼林王之爭中!”葉辰笑著給出說法來。

殊不知這讓王敬安更加懵了。

愈發一頭霧水地不明所以。

“你這葫蘆裡究竟賣的是什麼藥?這怎麼還把我跟王家都給扯進去了?什麼意思這是?”

“因為我這次來找總行一把手,目的就是打造一個能取締微信支付及其金融平台的存在,進一步來說,就是要把微信全方位地徹底取締,想要做到一點,前提是得獲得銀行的介麵,並且能找來總行進行背書!”

在王敬安逐漸震愕起來的神色下。

葉辰繼續道,“但是,就總行一把手那種級彆的人物,斷然知道鵝廠的背後是你們老王家,是你們老王家成就了鵝廠這個龐然大物,這種背景下,在林家並未跟他明確我的真實家世的情況下,你說他敢讓總行跟我合作,敢給我開綠燈,敢讓總行來為我背書,去針對乃至於取締微信嗎?顯然是不現實的,到了他那種級彆的人物都是人精,他不可能會以這種方式去觸碰,去招惹王家的,如此一來我不就得把王大少你拉上,好給那位總行一把手喂上一顆定心丸了嗎?言道。“嗯???”李長風一下子瞪大眼睛。“作為d·o·a集團的千金,對方的人脈圈是毋庸置疑的,我想通過她去提前佈局咱們在海外的商業版圖!”葉辰正兒八經道。an五“可是葉哥,這也不能讓我出賣色相吧?”李長風很是彆扭地應道。“冇讓你出賣色相,我葉辰還不至於乾出那種犧牲哥們的事兒來!而且你放心,我會幫你解決你跟她之間的,省得你鬨心!”葉辰道。“怎麼個解決法?”李長風道。“你隻需要知道我不會坑你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