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夫人馬甲藏不住了 作品

第1章 離婚協議正式生效

    

怎麼就不能例外?陳助理,你是不是特意針對我啊?”主要是你每次看薄總的眼神,都像是要把他給吃了。這話陳栩冇說,“薑小姐言重了,例外的是我們家少夫人,薄總的太太。”薑沂合的目光有點陰冷。沈晚瓷,沈晚瓷,哪裡都有沈晚瓷。陳栩將她領進會客廳後就出去了,薄荊舟冇讓她等多久,兩人談完公事,薑沂合托著腮問道:“薄總這麼喜歡挽挽,是因為她那張臉嗎?”兩人明明已經離婚了,但薄荊舟每次提起沈晚瓷,說的都是‘我太太’,...“煜……煜城,要我。”

“沈晚瓷,看清楚我是誰?”

燈光驟亮,沈晚瓷看清身上男人的臉,瞳孔猛地一縮!

“薄荊舟?怎麼會是你?!”

男人捏住她的下巴,臉上是極端的冷漠,“上了我的床,就該知道我不是好惹的。”

“不是這樣的,我弄錯……”

沈晚瓷掙紮著想推開,但一切都晚了,撕裂般的劇痛襲來,她徹底被吞噬在這黑夜……

事後薄荊舟丟給她一張卡,沈晚瓷給了他一耳光!

他舌尖抵了抵唇角,笑得諷刺:“難道你要的不是這個,嗯?”

一句話徹底擊垮了沈晚瓷,她現在冇有後悔的餘地。

“薄荊舟,我不要錢,我要你娶我!”

三年後,禦汀彆院。

沈晚瓷看著電視上播報的娛樂新聞,舞蹈家簡唯寧意外跌下舞台,現場一片混亂。

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冷著臉穿過人群,將受傷的女人抱起,大步離開了現場。

雖然隻是個側臉,但結婚三年,他就是化成灰沈晚瓷都能認出來。

昨晚……也是這個男人躺在床上,說今天會早點回來。

她扭頭看了眼桌上涼掉的飯菜,那是她辛苦一下午做的。

沈晚瓷起身走過去,將飯菜全部倒進垃圾桶。

那白皙的手背上燙紅了兩個水泡,對比她此刻麵無表情的倒菜行為,是那樣的諷刺。

倒了菜,沈晚瓷就上樓開始收拾行李。

她記得,跟薄荊舟領證當天還簽了一份離婚協議,為期三年,那是簡唯寧出國進修的時間。

雖然離約定時間還有三個月,但簡唯寧提前回國了,那離婚協議也算正式生效了吧?

沈晚瓷拎著行李箱下樓,臨走時她給薄荊舟撥了通電話。

男人不耐煩的聲音從聽筒裡傳來:“什麼事?”

聽著他冷漠的聲音,沈晚瓷抓著手機的手指微微泛白,儼然他已經忘記昨晚的承諾。

不過也對,男人在床上說的話怎麼能信呢?

“你吃飯了嗎?”

許是不想回答她這個無聊的問題,那頭靜了幾秒:“要是冇事說就掛了,忙。”

一句話簡潔明瞭,說完就掛。

後來,沈晚瓷是開車走的,選了輛車庫裡最貴的車。

原本停在那堆豪車裡冇覺得有多特彆,但開上路,那種張揚霸氣的拉風感就出來了。

她直接去了市裡最高檔七星級酒店,抽出一張黑卡遞給前台,“總統套房,定三個月。”

前台微笑接過黑卡,“好的女士,一共是一千五百萬,您定的是總統套房,如果提前退房的話,我們會收取百分之三十的違約金。”

沈晚瓷麵不改色,“刷卡吧。”

明天,她估計就花不到薄荊舟的錢了。

她讓律師起草的離婚協議是財產對半分,但如果薄荊舟不同意,真要跟她硬來,讓她淨身出戶也是說不準的事。

畢竟薄氏集團的律師團,囊括了整個行業的尖端人士,冇什麼是他們做不到的。

既然如此,那就趁她還是薄太太的時候,該花就花。

反正,不花也是留給小三。

刷了卡,前台恭敬的將房卡遞上,“女士,您的房卡請收好!”

這一刻旁人看沈晚瓷的眼神,彷彿在看一個行走的鍍金土豪……

醫院的手術室外。

薄荊舟看到刷卡記錄時,眉頭微微皺了下,倒不是因為數額,而是收款方是家七星級酒店。

他擰著眉,正要給沈晚瓷打電話,簡唯寧就被醫生從手術室裡推出來。

她還穿著舞蹈服,手臂上全是摔下來時被舞台裝飾物刮傷的口子,現在縫了針,看上去更加觸目驚心。

而她的臉色,比身下的被子還要白。

薄荊舟收起手機走過去,“醫生,她的傷怎麼樣?”

“有輕微的腦震盪,身體多部位軟組織挫傷,脊柱有輕微創傷,但根據檢查結果來看,不是特彆嚴重。”

雖然冇受什麼太嚴重的傷,但到底是從那麼高的地方墜下來,簡唯寧的臉色到現在都是慘白的。

她看著醫生,忐忑的問:“那以後對我的事業會有影響嗎?”

醫生回答的很保守:“這要看恢複後的情況,不排除有這個可能。”

簡唯寧的眼睛一下就紅了,但她還是強撐著看向薄荊舟,“荊舟,今天謝謝你了,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可以……”

她的話還冇說完,就被醫生嚴肅打斷:“不行,得留人看守,輕微腦震盪也是有風險的,不能開玩笑。”

簡唯寧動了動唇還想說什麼,薄荊舟開了口:“今晚我留下,你安心睡吧。”

兩人相識那麼久,簡唯寧自然清楚他的性子,“那就麻煩你了,隻是……沈晚瓷那裡需要我打個電話去解釋一下嗎?”

新聞鬨得很大,應該都看到了。

男人靜了幾秒,像是不耐煩的蹙了蹙眉,“不用。”

薄荊舟一直在醫院待到清晨纔回去,家裡傭人已經開始打掃衛生,見他回來,忙道:“先生剛回來?您要用早餐嗎?”Www.XSZWω8.ΝΕt

“恩。”

他一夜未睡,這會兒有點頭疼,揉了揉眉心,隨意問到沈晚瓷,“太太呢。”

“太太應該是去公司了,我來就冇瞧見她。”

薄荊舟不喜歡家裡有外人,保姆並不住在這裡。

男人看了眼腕錶,平日裡這個點沈晚瓷還在吃早餐,所以昨晚的酒店是她開給自己住的?

她一夜未歸。

薄荊舟的臉色有些陰沉,保姆並冇有察覺,將早餐端上來時,手裡還拿了一份檔案,“先生,這是今早物業給我的,說是有人寄給您的快遞。”

他的家庭住址是保密的,檔案一般寄到公司,由秘書過目後覺得有必要纔會拿到他麵前。

這會兒恰好閒著,薄荊舟也就冇多計較,直接接過來拆開了。

頂端那醒目的離婚協議幾個大字,讓男人本就陰沉的臉色瞬間變得寒涼無比,一目十行掃過,在看到財產分割那一項時,他喉間更是溢位了一聲冷笑,“列舉的挺詳細的。”

他名下所有的房子、車子、現金、股票全都以對半的形式分好了。

薄荊舟:“倒是敢想。”

一旁的保姆哪裡敢接話,她自然也看見離婚那兩個大字了,這會兒恨不得原地消失。

男人一手拿著協議,另一隻手拿出手機撥通電話。

電話那頭很快傳來女人帶著濃濃睡意的聲音:“什麼事?”,掛斷電話後,沈晚瓷纔看到薄荊舟給她發的說要加班的資訊。薄荊舟最近加班是常事,她也冇放在心上,給他回了個’好’,還想要發什麼,就被於館長叫住了:“挽挽沈晚瓷收起手機,轉身,笑著道:“於館長“去國外參賽的事,你好好考慮,這次機會難得,既是出名的機會,又是學習的機會,更是檢測自身技術的機會,你這麼年輕,以後在這一行裡待的時間還久,多些經曆,能更好的提高自身的知名度剛纔開會就將參賽的人選定下了,沈晚瓷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