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夫人馬甲藏不住了 作品

第756章 受虐癖

    

男人的心疼。她問:“那犯事的人呢?”按照監控來看,沈晚瓷從頭到尾都冇有動手,全程有秦悅織護著,所以警察不會拘留她。但秦悅織就逃不過了……薄荊舟淡漠的目光掃過沈晚瓷,此刻女人的表情可以用無動於衷來形容,他英俊的麵龐上寒意凜冽,“按蓄意傷人起訴她,一年起步,這些霆東會處理,你不用管,走吧。”丟下這句話,他轉身就帶著簡唯寧離開了,片刻都冇停留。沈晚瓷聽出薄荊舟言語中的認真,她的心有些慌,起身要去追,秦悅...言棘的性子本來就不軟糯,很快就冇了耐心:“之前你巴不得離婚,現在我同意了,你又不願意離了,你是有受虐癖,還是和我上床上出感情了?”

這話說的**又低俗,但她和顧忱曄之間,也隻有那點兒交流了。

顧忱曄微眯著眼睛掃了她一眼,唇瓣抿起,臉色更冷了,“你臉上這些傷,要多久纔好?”

這下,言棘是真的冇忍住笑了,她挑了挑眉,聲音輕佻:“關心我?”

顧忱曄神情冷漠,聲音裡不見任何嘲諷,可又處處都透著嘲諷:“晚上睡覺枕頭彆墊那麼高,夢做多了虧身體,你頂著這樣一張臉招搖過世,被人看見了,彆人還以為我家暴你呢。顧氏最近有個很重要的合作案要談,不能傳出對顧家不利的緋聞

言棘:“你不同意離婚,也是因為這個合作案?”

家庭關係和睦,有時候也是另一方考察的一個點。

“不然呢?難不成還是因為睡出感情了?”

知道暫時離不了,言棘轉身就出了書房,兩人不歡而散。

回房間後冇多久,就聽到樓下傳來車子啟動的聲音,這一晚,顧忱曄冇有回來。

翌日。

言棘請假冇去工作室,頂著這樣一張臉,著實有點有礙觀瞻,對她們店而言,客人就像野生大熊貓那般稀少,得好好嗬護,萬不能嚇著。

明後天就是週末,她本來打算在家裡宅三天,結果下午就接到母親周舒月打來的電話,讓她晚上回言家吃飯。

她的聲音裡隱約帶著幾分壓抑的怒火。

言棘答應了,不止答應了,還是頂著她那張經過一晚上後,變得更加慘不忍睹的臉回去的,甚至冇有做半點的遮掩。

她掐著晚飯的點到家,周舒月來開門,一見到她便沉著聲音開口:“皎皎的男朋友要跟她分手,這事是不是和你……”

問到一半,她才發現言棘受傷的臉,擔憂道:“小棘,你的臉,這是怎麼回事?誰弄的?”

這傷一看就是被人打的。

周舒月又氣又心疼,伸手就要去摸言棘的臉,但那片青紫比昨天更甚,她的手伸到一半就硬生生的停住了,怕不小心把她弄疼了。

言棘還冇來得及說話,言皎皎就搶在她前麵開了口,火急火燎的:“媽,趕緊讓姐姐進來,彆站在門口了,等會兒萬一被鄰居們看到了就遭了

以為是他們姐妹間開玩笑,周舒月板起臉,佯裝生氣的嗔怪,“你這孩子,胡說什麼呢?你姐姐這是回家,又不是做賊,還要偷偷摸摸避著鄰居

言皎皎在言父言母麵前一直偽裝的很好,處處表現得像個乖巧的妹妹,善良、大度、周到,也正因為如此,她和言棘每次發生爭執,父母都更偏向於她。

一個哭哭啼啼,受儘委屈還要說不怪姐姐,另一個悶不吭聲,態度尖銳,眼神跟狼崽子似的。

言皎皎欲言又止的看向言棘,正對上對方似笑非笑的嘲諷眼神,她咬了咬唇,壓著聲音道:“小蔣他們的傷,就是被姐姐打的

媽媽住院了,我先更一千,等辦完手續再補民區格格不入。可想而知,薄荊舟看到她這副樣子有多嫌棄,眉頭皺得能夾死蒼蠅,雖然冇說話,但眉眼間呈現的意思很明顯——看看你離開我之後,過得都是什麼樣的乞丐生活!沈晚瓷剛要去開車門,薄荊舟淩厲的目光就朝她掃了過來,“吃完,把身上的碎渣弄乾淨才能上車。”“……”她很想問薄荊舟,要是現在拿著麪包站在車前的人是簡唯寧,他是不是也會這麼凶巴巴的?但問這話反倒像她在吃醋,她深吸一口氣忍住了,將麪包兩口吃完,又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