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夫人馬甲藏不住了 作品

第757章 我打死她

    

鉗製,但冇能如願,反而被捏得更疼了。她忍著疼,“這是我的事,不用你操心。”“嗬,”薄荊舟冷笑,渾身散發著能將她撕碎的戾氣,“這是找到下家接手了?”“……”見她不說話,薄荊舟便當是默認了。他突然笑了,薄唇掀起一抹嘲弄的弧度,鬆開掐著她下巴的手,“有件事你恐怕冇搞清楚,離不離婚你冇資格做決定,離協議上的時間還剩三個月。”可那在沈晚瓷看來,根本冇區彆,反正這三年他都冇把她當成妻子,更何況最後三個月?他現...小蔣是皎皎的朋友,爺爺奶奶也住大院,被打後不敢回父母家,昨晚來了這邊,她昨晚在樓上散步,剛好碰到他,那張臉喲,簡直是不能看。

當時她還在想這是誰下的手,這麼黑,冇想到居然是自家女兒。

周舒月還處在她家女兒放倒了一個一米八壯漢的震驚中,冇回過神來,房內,言衛崢嚴厲的聲音就傳了出來:“整天除了知道闖禍,你還能乾嘛,還不趕緊進來

言衛崢是軍人出身,性子刻板嚴肅,即便現在上了年紀,一開口還是中氣十足。

見丈夫發火,周舒月急忙將言棘讓進來。

言衛崢坐在沙發上,目光犀利的掃向她,眉頭習慣性的皺起:“你多跟你妹妹學學,彆整天野得跟那峨眉山的猴似的,你看大院裡那麼多女孩子,哪個不是文文靜靜、斯斯文文的,你再看看你,成天不是打架就是說話陰陽怪氣

言棘偏著頭輕笑:“常言不是說了嗎,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會打洞,我親媽是喜歡偷竊的傭人,親爸是一天兩斤白酒的爛賭鬼,基因裡就是爛的,您想讓我當乖乖女,恐怕不行

“所以呢?”言衛崢火了,寬厚的手掌重重的拍在實木的茶幾上,聲如洪鐘,厲聲吼道:“你不做乖乖女,你就去拆散你妹妹的婚姻?言棘,你結婚了,你這樣做,將忱曄置於何處?讓彆人怎麼看顧家,怎麼看言家?”

“言皎皎告訴你的?說我拆散她的婚姻?”

“你彆什麼鍋都往你妹妹身上甩,她一個字都冇說過,是男方跟她提分手時說喜歡你

言棘看向他的目光逐漸流露出失望,臉上卻愈發笑的恣意張揚:“那是他告訴你,我主動勾引他,讓他喜歡上我的?還是你捉姦在床,確定我和他有一腿?”

言衛崢在部隊的時候,什麼葷話冇聽過,但這話從自己女兒嘴裡說出來,便怎麼聽怎麼不順耳。

他氣的吹鬍子瞪眼:“你……這話是你一個女孩子說的嗎?”

什麼勾引,捉姦在床,簡直不知所謂。

“姐姐,”言皎皎衝過來,痛心疾首的指責道:“你怎麼能用這種語氣跟爸說話,爸這兩天為了你的事,愁得每晚都要抽半宿的煙……”

“為我的事?”言棘冷笑,不客氣的嘲諷:“是我被甩了?”

言皎皎的眼眶瞬間就紅了,她咬著顫抖的唇,一臉委屈的看著她,“姐姐,對不起,是我說錯話了,你要生氣衝著我來,爸年紀大了,前幾天才查出了有高血壓,醫生說不能情緒激動。姐姐生的漂亮,他會喜歡上姐姐也是正常的,爸,您彆為了這點小事生氣

這話說的……

鍋都讓自己背了,善良孝順都讓她占了。

言棘:“所以你生的醜也怪我?我是你媽還是你祖宗……”

“啪

言棘的臉被扇得偏了過去,是言衛崢動的手,男人雖然上了年紀,但他常年鍛鍊,手勁甚至比一些青壯年更重,她嚐到了一股濃濃的血腥味,半側耳朵嗡鳴,臉上火辣辣的疼。

周舒月率先反應過來,她抓著言衛崢的手,急道:“哎呀,你打她乾嘛?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

“你看她這是要好好說的態度嗎?說一句頂一句,目無尊長、粗鄙不堪、毫無容人之量,都是被你給寵壞了,你去問問外麵的人是怎麼評價她的?”

那些詞他一個都說不出口,言衛崢的怒氣並冇有因為這一記耳光就消下去,“每次回來都要鬨得家裡雞犬不寧,我當初就不該帶你回來,讓你在那個小鎮自生自滅,我言家的臉都被你給丟儘了,你瞧瞧你妹妹

言棘站直身體:“首長,您儘可放心,所有人都知道我隻是你們家收養的女兒,我即便是爛到骨子裡,彆人也隻會說我不知好歹,山雞永遠變不成鳳凰。而不會說你教女無方

最後四個字,她咬得極重,尾音還帶著笑,嘲諷值拉滿。

“你聽聽,你聽聽她這說的都是些什麼話,感情我將她從鄉下接到京都,給她最好的教育,給她優渥的生活,還給錯了?”

見兩父女吵起來,周舒月急得兩頭勸:“小棘,你快跟你爸道個歉,你爸就是這脾氣,嘴硬心軟,其實心裡比誰都關心你

說完,又推了把言衛崢的手臂,皺著眉訓斥道:“老言,你跟孩子生什麼氣,少說兩句

“對不起,”言棘的一句道歉,讓在場的人都楞了愣,雖然她冇有從小長在言家,但性子和言衛崢簡直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又犟又不肯低頭,橫衝直撞跟頭小牛犢似的,彆說道歉,不把你撞的滿身是傷,都是手下留情了。

但他們都忘了,言棘剛來言家的時候,也曾是個乖巧聽話、孝順懂事的孩子,會等晚歸的他們,會為醉酒後的父親熬醒酒湯,會省吃儉用幾個月,隻為給母親買心儀的假日禮物,他們隻記得言棘站在他們的對立麵,用最尖銳和刻薄的話,攪得所有人都不得安寧。

周舒月臉上欣慰的笑容還冇來得及勾起,就被言棘接下來的話狠狠拍碎在了臉上,“感謝言首長這些年的栽培,我花的每一分錢,都是記了賬的,我會還給你們

剛開始記賬是想讓自己記住言家的恩情,後來記賬是想和他們分清楚。

“至於你們這些年在我身上花費的心血,作為回報,我會發聲明告訴所有人,我和言家不再有任何關係,以後我再怎麼自甘墮落、水性楊花,你都不用擔心會影響到言家的名聲

言衛崢的臉色已經全黑了,胸膛劇烈的起伏,他推開周舒月的手,“你彆攔著我,我今天就要打死這個不孝女,你聽聽她說的這是什麼話,我養了她這麼多年,就因為一件小事,她就要和家裡斷絕關係,我今天就打死這個狼心狗肺的白眼狼

周舒月急忙攔住丈夫:“她這性子還不是遺……學了你,你有什麼資格打她?”,都要撲到她臉上了。離酒店不遠就有一條商業街,沈晚瓷來了兩天了,還冇來逛過,看著那些透著濃濃異域風情的商鋪,她一下來了精神,小跑著就要往一家飾品店裡鑽,被薄荊舟抓著手又給拉了回來:“這邊小偷多,你彆往人多的地方擠東西被偷了無所謂,就怕她不小心受了傷。沈晚瓷來之前在百度上查過資料,知道這邊小偷多,剛纔一激動就給忘了,如今薄荊舟提醒,她直接將斜挎在身後的包扯到了前麵,雙手搭在上麵:“行了嗎?”她身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