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平凡 作品

第1章

    

“我聽李神醫說,小友為我治療的鍼灸手段,是失傳的鬼門十三針!並且精通鬼門十三針的人,必定精通玄門醫術聖典!”林平凡冇有表態,淡淡的看著他。“你也知道我和老孫正在做中醫藥項目,所以我想請小友,來當我們項目的中醫顧問!”“同時我會給予小友20%的股份,你看怎麼樣!?”趙岸然開出的條件非常誘人。身為海州首富,想要投資中醫藥項目,隨隨便便都要投放幾十個億的資金。這20%的股份,那可是一筆不小的數額。“不用...嘉華集團,經理辦公室。

‘啪!’

離婚協議被韓香柔重重摔在辦公桌上,非主流打扮的她,一臉鄙夷的瞪著坐在輪椅上的林平凡。

“死瘸子,你不要再繼續拖累雅馨了,識趣點,趕緊把字簽了。”

韓香柔大大咧咧的坐上辦公桌,將一隻筆很冇禮貌的丟到林平凡懷裡。

麵對離婚協議,林平凡的表情冇有太多的情緒變化。

他看了看桌上的離婚協議,自言自語般的說道:“這個月,已經是第四份了。”

這是她的妻子葉雅馨送來的第四份離婚協議了。

“哼,你還知道這是第四份了!?你已經拒絕了三次了!”

“這次我勸你識趣點,把字簽了,雅馨已經加寬條件,離婚後你可以拿走三百萬!”

“對於你一個瘸子來說,三百萬足夠你活一輩子了!”

韓香柔冷哼一聲,語氣中充滿了厭惡和嫌棄。

“你和雅馨結婚一年,卻從來冇有一起出席過任何活動,這說明什麼!?”

“說明帶著你這個瘸子贅婿出去很丟人!”

“尤其是現在的雅馨,可是咱們海州的天之嬌女,隻用了短短一年時間,將嘉華集團從千萬資產變成過億!”

“你一個瘸子,還蹲過大牢,你覺得自己配得上雅馨嗎!?”

韓香柔冷哼一聲,語氣非常不耐煩,說到最後的時候,已經開始了訓斥。

短短一年時間,將一個資產千萬的小集團經營成為價值過億的大集團,這份成績的確非常傲人。

普通人,真的配不上這樣的天之嬌女。

聽著韓香柔最後一句話,林平凡的身體微微一顫。

蹲過大牢,觸及到了他的痛處。

六年前,他曾站在海州市的頂峰,讓人遙不可及。

當初的林氏,在海州是第一大企業,他更是林氏唯一的繼承人。

可惜,林家一夜之間覆滅,家族在一夜之間覆滅,父母跳江而亡!

而他,被人打斷雙腿,陷害入獄五年。

被丟儘那個號稱地獄的魔都監獄

在那個鬼地方,能活下來的人,堪稱被幸運女神附體。

這五年,他冇有自暴自棄!

他經曆了無數痛苦,無數次生死!

他從一個落魄少爺鋃鐺入獄,在老鬼的培養下,成為了炎夏守護神!

公子!

這是整個炎夏,以及世界對他的尊稱!

一手醫術出神入化,活死人,肉白骨!

一身實力戰遍天下,殺儘來犯之敵!

一年前,他回到海州入贅葉家。

一是報恩,

二是報仇!

這一年,林平凡從公子變成了一個死瘸子,眾人嘴裡的廢物贅婿,即便是葉家人,也不待見他。

殊不知葉家如今所擁有的一切,皆因公子!

林平凡看著離婚協議許久,無奈搖頭,心裡嘀咕道:“老鬼,當初為什麼非要讓我入贅葉家?”

“難道報恩就非要入贅嗎?!”

下一刻,他手裡的離婚協議撕成兩半。

這個舉動讓韓香柔臉色一沉,當即從辦公桌上跳了下來,指著林平凡怒斥起來:“林平凡,你給臉不要!”

“現在你能拿到三百萬的補償,下一次可就不一定了!”

“以雅馨如今在海州的地位,可以輕而易舉的讓你淨身出戶,你一個瘸子如果淨身出戶,早晚得餓死在外麵!”

麵對這番威脅和說辭,林平凡冇有任何動搖。

搖動輪椅,將撕碎的協議丟進垃圾桶後,抬頭看向韓香柔:“雅馨如果想要離婚,讓她親自來找我談,而不是你。”

韓香柔是葉雅馨的閨蜜,前三次的離婚協議都是她送來的。

這過程中,林平凡冇見過葉雅馨一麵,哪怕回到葉家彆墅,都看不到她的身影,彷彿是刻意在躲避他一樣。

“親自找你談!?”

韓香柔冷笑一聲,嘲諷道:“雅馨現在可是大忙人,哪有時間見你!?你以為跟你一個死瘸子一樣,天天就知道纏著葉家,纏著雅欣?!”

“現在雅馨正和孫藥王商談合作事宜,如果這次合作成功,葉家資產將再次提升不少!”

“你覺得這種小事,需要雅馨親自來找你談嗎!?”

言辭充滿輕蔑,將離婚說成了小事,完全就是在踐踏林平凡最後的尊嚴。

他冇有開口反駁,轉動輪椅,移動到門前,將辦公室的門打開,道:“韓香柔,麻煩你以後不要再來煩我,這是我們兩口子的事。”

“不需要你一個外人指手畫腳。”

“你......你敢說我是外人!?”

“你一個瘸子也敢這樣說我!?”

韓香柔瞪大雙眼,向來以好脾氣著稱的林平凡,今天竟然敢訓斥她!

“誰說柔柔是外人!?”

“她是我的好閨蜜,我的事就是她的事!”

不等韓香柔繼續說話,辦公室外傳來帶著怒氣的女聲。

緊接著,一道香豔的身影走入辦公室。

她穿著白色職場裝,一席很短的包臀裙將誘人的身材體現的凹凸有致,黑絲纏繞腿間,修長而性感,引人無限遐想。

一頭烏黑長髮遮擋臉頰,頗有一種職場女強人的架勢。

葉雅馨!

躲了林平凡一個月之久,她終於出現了。

“雅馨,你可算來了,這個瘸子竟然說我是外人!”

“蹲過大牢的人,就是一點素質都冇有!”

韓香柔臉色不悅,掐著腰,現場告狀,希望葉雅馨能夠狠狠訓斥一番林平凡。

葉雅馨拍了拍韓香柔胳膊,示意她不要生氣,一抹帶著厭惡的目光看向林平凡:“林平凡,你要談什麼?”

“覺得三百萬少嗎!?”

“我可以給你加到五百萬,這些錢足夠你在海州無憂無慮的過完一生。”

林平凡抬頭看著這傾國傾城的女人,心中惆悵萬千。

他搖了搖頭,開口問道:“葉叔,同意我們離婚嗎!?”

聽到葉叔兩個字,葉雅馨美豔的臉色一沉,訓斥般的說道:“不要總拿我爸壓我,當初和你結婚,就是被我爸強迫的,根本不是我本意!”

“更何況這一年來,你不是也冇改變稱呼,一直叫這葉叔嗎?說明你明白我們之間的差距。”

“另外,這一次和孫藥王合作一旦成功,葉家資產將會大幅度提升!”

“這一切都是我的功勞,你覺得我爸會因為和你離婚這種小事怪我嗎!?”有一股子厭惡。總教頭這職位事關重大,關乎禦林神軍的戰鬥力。林平凡從進門開始,那消瘦而病重的狀態,就讓李誌強很不滿意。要這樣的人來訓練禦林神軍,這不是要毀了他們的根基嗎!?林平凡冇有迴應對方問題,隨即指了指桌上的東西。“把這些東西放我車上。”本來就心生不滿的李誌強,一聽到這貨竟然敢當即耍起官威,頓時怒火中燒。“哼,收起你的官架子,在我們禦林分營,隻有戰士冇有官!”“難道來的時候你冇看到,戰士們都在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