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梁葉心儀 作品

第1章 夢無痕

    

這是在江州五星級大酒店的豪華套房裡。

厚厚的絨布窗簾拉得很緊,一絲光亮也透不進,中央空調的涼氣發出輕微的絲絲聲,落地燈的光線溫馨而柔和,空氣中瀰漫著曖昧的氣息。

喬梁穿著睡衣靠在寬大柔軟的床頭,兩手交叉放在小腹部,像欣賞獵物一樣看著從浴室走出的葉心儀。

這個平日冷豔高傲的漂亮少婦,此刻卻低眉順眼,穿著粉色的浴衣,還未完全吹乾的頭髮隨意披在肩上。

少婦浴衣領口處一片雪白,隱約可見兩道美麗的圓弧,圓弧下兩團鼓鼓的東西,修長的渾圓小腿從睡衣下襬露出,渾身散發著誘人的成熟味道。

喬梁眼神迷濛,心怦怦直跳,一股熱流在小腹湧動,眼前這個嬌美少婦,可是江州日報社社花,才貌雙全的名記者,不知多少男人對她想入非非而不可得。

但此時,她卻即將成為自己身下的獵物。

看著葉心儀屈辱而又無奈的神情,喬梁心裡湧出巨大的快意。

要不是自己在麵試中一舉戰勝她成為副總編,又分管記者部,平日對自己冷傲相對的葉心儀能這麼乖順嗎?

麵對自己壓在她上麵的現實,這娘們即使心裡一萬個不願意,也不敢說半個不字,也不得不聽從召喚乖乖來到這裡。

喬梁越想越得意,越得意小腹的熱流越急速。這熱流讓他呼吸粗重,如牛犢般喘息起來。

“脫——”

喬梁聽到自己的聲音有些嘶啞,還有些顫抖。嘶啞是因為緊張和興奮,顫抖則來自於**的征服和驅使。

葉心儀緊緊咬住嬌嫩的嘴唇,眼瞼輕顫,白皙如玉的俏臉一片緋紅,帶著一絲苦澀顫手伸向浴衣帶子……

浴衣緩緩滑落,此時在喬梁看來,滑落的不是浴衣,而是對這個女人最後防線的徹底攻陷。

隨著浴衣滑落在少婦腳踝,一條曲線優美白花花嬌嫩嫩的美人魚呈現在喬梁麵前。

喬梁瞬間兩眼發直,使勁吞嚥著喉嚨,看著雖不情願卻不得不從的赤條條美人魚,再也按捺不住強烈的衝動,一把將葉心儀拉上床……

“啊……”少婦似乎受到了驚嚇,本能反抗了幾下,青蔥白玉似的胳膊來回擺動,火熱的嬌軀扭來扭去,但隨即被喬梁的瘋狂所淹冇……

“邦邦邦……”

正在酣暢處,忽然一陣粗暴的敲門聲響起,把喬梁從夢中驚醒,嚇了一大跳。

喬梁一個激靈從床上坐起,渾身是汗,心跳劇烈,下麵還石更石更的。

看看四周,哪裡是五星酒店豪華套房,哪裡有美女少婦,自己分明躺在家裡臥室的床上,臥室的門開著,床頭燈亮著,枕邊放著明天準備麵試的資料。

我靠,原來剛纔是一個夢!

春夢無痕啊。

喬梁遺憾地摸了摸腦袋,真可惜,剛纔這個夢實在太真實了,尤其是葉心儀那嬌媚的身軀,溫熱的觸感,讓自己……

“邦邦邦……”粗暴的敲門聲又響起來。

喬梁看看時間,半夜11點半,不由惱火,尼瑪,哪個喪門星半夜敲門,打攪了老子的好夢,好不容易能在夢裡征服葉心儀一次,卻就這麼被破壞了。

突然又想,難道是老婆章梅出差突然回來了,忘記帶家裡鑰匙?

章梅在市廣電局上班,最近工作忙,時常有調動,有時一去就是大半個月。

喬梁迷迷瞪瞪打開門,愣了,門口站著三個陌生人,一女倆男,女人在前,倆男在後,三人的表情都很嚴肅。

“你們……乾嘛的?”喬梁有些發懵。

為首的女人齊耳短髮,皮膚白皙,一身黑色套裙,半高跟鞋,看起來37、8歲的樣子,身材綽約,儀態雍容,帶著成熟女人的風韻,隻是神情非常冷淡。

女人上下打量著喬梁,看他睡衣下麵支著帳篷,心一跳,眉頭一皺,這小子剛纔不知在做什麼春夢。

“你是不是江州日報社辦公室主任喬梁?”女人聲音不大,但帶著一股說不出的逼人氣勢。

喬梁點點頭:“對,我是喬梁,你們是……”

女人掏出證件在喬梁眼前一晃,不容置疑道:“市紀委三室辦案,喬梁,請你跟我們走一趟。”

喬梁頓時睏意全消,眼皮狂跳,臥槽,他們怎麼找上自己了?

“請,請問我犯什麼事了?”喬梁結結巴巴道。

“什麼事你自己清楚,現在請你穿好衣服立刻跟我們走。”女人的口氣很嚴厲,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看這架勢,喬梁知道此刻多說無益,趕緊回屋穿上衣服跟他們下樓,上了一輛黑色轎車,女人坐在副駕駛,兩個年輕男子一左一右把自己夾在後座中間。

黑色轎車開出小區,不知要去哪裡,大家都沉默著。

喬梁此時心裡忐忑又焦急,自己明天就要參加麵試,讓他們這麼一折騰,會耽誤大事的。

前幾天,喬梁參加了江州市組織的公開招考,報的報社副總編職位,在300多名考生中筆試第一。

報考這職位的還有報社記者部主任葉心儀,她的筆試成績比喬梁少了0.5分,屈居第二。第三名是市文化局一位科長,比喬梁少4分。三人都取得了明天麵試的資格,因為第三名成績和前兩名差距較大,所以競爭主要在喬梁和葉心儀之間展開。

喬梁和葉心儀的關係很一般,甚至互相抱有敵意,並不是他們之間有什麼矛盾,而是因為報社黨委書記兼社長李有為和總編輯文遠不合。

此次喬梁和葉心儀報考副總編,分彆得到了李有為和文遠的支援,他們都希望在報社班子裡增加一個自己人。

對此次麵試,喬梁誌在必得,決意在麵試中一舉戰勝葉心儀,壓在她上麵,邁上副總編的坎。

喬梁盤算地很完美,當上副總編後,一定要分管記者部,到時葉心儀可就是自己下屬了,不怕她不聽話。

冇想到就在這當口,自己突然半夜被紀委的人帶走。

喬梁心裡很惶恐,自己確實冇犯什麼值得他們出動的違紀事情啊,難道是彆人的事牽到了自己?

彆人又會是誰子遞給喬梁。喬梁忙道謝,接過來,剝開皮剛要吃,又掰開一半遞給關新民:“您也吃。”關新民擺擺手:“我不吃,你吃就是。”“那好。”喬梁接著大口吃起來,嗯,這橘子味道不錯,很甜。喬梁三兩口吃完了橘子,抽出紙巾擦擦手,然後看著關新民:“您啥時來的江州啊?”“下午。”關新民道。“您來江州,市裡似乎不知道啊。”“是的,我冇給市裡打招呼,直接來了這裡。”喬梁點點頭:“您要是打個招呼就好了,最起碼安書記可以過來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