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梁葉心儀 作品

第3297章 機會

    

拉開了,自己在他心裡的位置,不如以前重要了。這想法讓徐洪剛感到失落和失望,他甚至覺得,自己必須要麵對一個無可迴避的現實,而這現實又是徐洪剛極不願意看到的。徐洪剛做出的第二個判斷是:喬梁既然不願意和方小雅發展那種關係,而他那晚又和葉心儀如此親熱抱在一起,這說明喬梁不願想個人問題的理由隻是一個托詞,說明喬梁和葉心儀確實在發展那種關係,隻是出於某些原因,目前不願公開。而喬梁和葉心儀的關係,那晚自己見到的...趙青正點頭道,“陶書記您放心,我肯定會的,但這事主要還是看您的態度。”

陶任華淡然道,“你放心,我既然這麼說了,自然會跟領導儘力溝通此事。”

趙青正壓製著心頭的喜悅,朗聲道,“陶書記,江東省隻能是您陶書記說了算,所有人都必須聽陶書記您的,團結一致乾好江東省的事業。”

陶任華嘴角抽了抽,無語地看了趙青正一眼,趙青正的馬屁是拍得越來越露骨了,不過話說回來,這話聽著心裡還是挺舒服的。

讒言易入耳,也許這就是自古以來馬屁精能始終存在並占據一席之地的原因,誰不願意聽好聽的話?

趙青正今天拱火的目的達到,並且也初步清楚了陶任華的態度,心裡邊已然是心滿意足,道,“陶書記,那我就不打擾您午休了,您多休息一會,彆太累了。”

陶任華淡淡點了下頭,目送著趙青正離去。

從陶任華辦公室出來後,趙青正長出了口氣,他很清楚自己的一些小心思瞞不過陶任華,但隻要大家目的一致,心裡邊有些小九九也不影響彼此朝著一個方向使勁,當前,他的首要目標是先將林劍排擠走,至於下一步……趙青正臉上不知不覺又佈滿了愁雲,剛剛接到的來自那位領導的電話,讓他心裡邊的危機感愈來愈強烈,但他現在也並非一點機會都冇有,他必須奮力搏一把,飯要一口一口吃,現在當務之急是先把林劍弄走。

“如今的形勢和局麵,恰恰讓我有渾水摸魚的機會,希望運氣這次能站在我這邊。”趙青正站在原地沉思著,心裡安慰著自己。

省裡邊,暗流潮湧。

關州市裡邊,一片祥和,在以林鬆原、丁曉雲為書記市長的新班子帶領下,市裡展現出朝氣蓬勃的新氣象。

在市長丁曉雲實地調研達關縣健康產業園的規劃建設工作後,達關縣健康產業園的推進速度明顯加快,丁曉雲結束達關縣調研考察的第二天,喬梁便親自帶領縣裡分管招商的領導以及相關部門負責人前往蘇河省通江市拜訪康瑞福集團董事長江瑞君。

此行陪同喬梁前往的,除了市衛生職業學院院長陶國群這張老麵孔外,還有正泰集團董事長李有為。

陶國群一同前去,依舊是要發揮其老同學的紐帶關係,而李有為一塊前往,則是以達關縣招商大使的身份陪同前往。

這裡不得不提的是,在達關縣正月初三召開的首屆達關籍企業家暨招商大會上,李有為被達關縣聘為招商大使,這次李有為陪同喬梁一同前往康瑞福集團,無疑是為了協助喬梁的招商工作,而最重要的一點,則是由縣裡主導成立的健康產業基金已經基本敲定了出資比例,正泰集團作為其中主要的出資方之一,代表正泰集團、鴻展集團、金鈦衛浴集團幾家企業前往康瑞福集團就健康產業基金進行推介和交流,力爭將康瑞福集團的高階康養社區項目作為產業基金投資的第一個項目,前提是項目必須落地達關縣健康產業園。

三月底的通江市,已經帶著幾分夏天的炎熱,康瑞福集團董事長江瑞君在集團總部接待了喬梁一行,簡單參觀過後,一行人在會議室舉行了座談會。

座談會在輕鬆愉快的氣氛中進行,江瑞君對喬梁一行的到訪表示歡迎,同時,雙方就康養社區項目落地達關健康產業園的可行性進行了實質性的溝通和探討。

言語交談間,江瑞君對喬梁道,“喬書記,說實話,您這三顧茅廬已經讓我受寵若驚,這次為了促成我們這個項目落地,你們又成立了健康產業基金,讓我感受到了你們縣裡滿滿的誠意,我們集團這個項目要是不落地你們達關縣,我都感覺對不住您這來回幾趟的舟車勞頓了。”

喬梁聞言笑道,“江董事長,您千萬彆這麼說,您是知名的企業家,我來拜訪您是應該的,每次過來,我都是抱著學習的態度來的,管理企業和治理政務有異曲同工之處,您能把企業做這麼大,有很多值得我學習的經驗和方法。”

江瑞君聽到喬梁這麼說,忍不住笑了笑,喬梁的謙遜和誠意他都看在眼裡,他跟那麼多地方乾部打交道,像喬梁這樣身為一把手卻能親自拉下身段,務實地親自為招商項目奔波,江瑞君並不多見。

轉頭看向老同學陶國群,江瑞君突地問道,“老陶,你的實驗室現在是掛靠在黃原醫科大學還是你們衛生學院?”

陶國群愣了一下,冇想到江瑞君會突然問這個,回答道,“掛靠在醫科大學,那邊的設備更先進,憑藉醫科大學的平台,也更能申請到科研經費和項目,不過我現在主要就是掛個頭銜。”

江瑞君眨了眨眼,笑道,“老陶,我有個想法,達關縣規劃的這個健康產業園離你們衛生學院也不遠,我們集團在產業園投資一個實驗中心,你把你的科研項目轉到我們實驗室來,當然,最好是能把你那個叫李枰的學生也一起拉過來。”

陶國群聞聽怔住,無語地看了江瑞君一眼,“瑞君,你這打的一手好算盤啊。”

喬梁聽兩人的對話有些迷糊,疑惑地看向陶國群,陶國群立刻對喬梁解釋道,“喬書記,江董事長說的這個李枰,以前是我的學生,不過我也隻是碩士階段帶過他,人家博士是出國讀的,在國外的某個創新藥前沿領域有深入的研究,前年才被黃原醫科大學引進回國,目前是黃原醫科大學最年輕的教授,其當前負責研究的一個創新藥項目,有很多醫藥公司想投資來著……”

喬梁聽完陶國群的解釋,當即明白過來,合著江瑞君這是挖牆腳來了。

江瑞君及時補充了一句,“老陶,你彆誤會,我並不是要挖醫科大學的牆角,我也知道挖不動嘛,我是希望能跟李枰教授有更進一步合作的機會。”

喬梁若有所思地看了江瑞君一眼,看來如果能夠促成這個實驗室落地,那康瑞福集團的這個康養項目基本上就十拿九穩了。

目光在陶國群和江瑞君兩人臉上來迴轉了轉,喬梁心裡漸漸有了譜,要是能有一個高水平的科研實驗室落地產業園,無疑也能提升產業園的檔次,這倒也是跟喬梁規劃這個產業園的大方向是一致的,甚至還能讓產業園的未來發展有更大的想象空間,總之,萬事開頭難,第一步至少得先跨過去,後麵再走一步看一步,雖說縣裡很難吸引高階人纔過來,但事情總要一步步來。

喬梁暗自尋思著時,省裡邊,省組織部長金清輝來到了陶任華的辦公室。

金清輝過來前提前跟陶任華打了招呼,陶任華這會也知道金清輝是為了關州市的人事工作過來的。

抬手請金清輝坐下,陶任華看著金清輝,示意對方直接開始正題。

金清輝知道陶任華呆會還有其他工作安排,這會直奔主題,道,“陶書記,關州市當前的班子情況您也清楚,錢正同誌現在這個樣子已經不適合再擔任班子領導,所以他的位置需要調整,在初步征求班子裡的其他同誌的意見後,我這邊拿出了一個大概的人事方案,您看一看。”

陶任華聞言接過來方案,認真看起來。

詳細看了一遍後,陶任華抬頭看了看金清輝,不緊不慢道,“清輝同誌,你是不是對江州市的乾部情有獨鐘啊?”

金清輝聽得一笑,“陶書記怎麼這麼說?”

陶任華笑著指了指方案裡的一個人名,“這個尤程東同誌,看你這資料上所介紹的,他之前才受過處分,從一線領導崗位上退了下來,你怎麼想提名推薦他到關州市擔任市班子分管領導呢?”

金清輝道,“陶書記,這個尤程東同誌雖然受過處分,但他的問題並不是大問題,況且他也接受過處分了,老話說得好,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嘛,我們不能因為他既往犯過一些錯誤就對其全盤否定,組織培養一個乾部不容易,隻要不是原則性的錯誤,我們是可以酌情考慮再給其機會的,而考慮到尤程東同誌之前擔任過江州市副市長兼市局局長,有豐富的工作經驗,所以我認為將其調到關州市擔任市班子分管領導是合適的。”

陶任華笑了笑,“你這麼說倒也冇錯,受過處分的乾部該如何再安排和使用,這其實是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了,隻要不是原則性的錯誤,我們確實該給其機會,不過針對關州市這個分管領導的人選,按照你剛纔的說法,我倒是有個更合適的人選。”

金清輝點點頭,“陶書記您請說。”

陶任華笑道,“現任關州市秘書長蕭遠程同誌,他之前就是關州市副市長兼市局局長,他不僅有豐富的工作經驗,對關州市的情況還更熟悉,你看他不比你說的這個尤程東更合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