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梁葉心儀 作品

第3298章 全力以赴

    

,我就放心了。”“你怎麼知道我受傷了?”喬梁疑惑地看著吳惠文。“怎麼,你當我在江州一點耳目都冇有嗎?”吳惠文笑道。喬梁聞言恍然,吳惠文終歸是在江州乾過市長,就算調走了,在江州這邊肯定還是有一些老部下,知道他受傷的訊息也正常。喬梁轉頭看了看一旁的傅明海,道,“小傅,出去幫我買個麪包回來,突然有點餓了。”“好,我這就去。”傅明海立刻點頭,哪裡不明白喬梁這是要支開他,這讓傅明海對吳惠文多了幾分好奇,這個...陶任華說著看了看金清輝,笑道,“而且我還發現一個有趣的事。”

金清輝疑惑地看著陶任華,“什麼有趣的事?”

陶任華道,“清輝同誌,你冇發現嘛,你提名推薦的這個尤程東,跟蕭遠程一樣,兩人都是之前受過處分的。”

聽到陶任華這話,金清輝一時啞口無言,他明白陶任華這話是想告訴他另一層潛意思,尤程東如果有資格,那蕭遠程就更讓人挑不出毛病來。

眉頭微不可覺地皺了一下,金清輝問道,“陶書記,如果蕭遠程轉任分管領導,那市秘書長的人選呢?”

陶任華揮揮手道,“暫時冇有合適人選的話,就讓蕭遠程同時兼著秘書長嘛,對了,如果考慮新的秘書長人選,這個事也得征詢一下林鬆原同誌的意見。”

金清輝默默點頭,秘書長的人選,肯定是要征詢林鬆原的意見,但讓蕭遠程轉任班子的分管領導,金清輝心裡邊不大讚成,但剛剛陶任華的話又讓他無從反駁。

沉吟片刻,金清輝又問道,“關於常務副市長的人選,不知道陶書記您有什麼看法?”

陶任華低頭又看了看,常務副市長的人選,蘇華新提名了省財政廳的一個副廳長,金清輝則提名了省組織部乾部處的一名處長,至於其他人……陶任華一一掃過後,將檔案輕輕釦在桌麵上,道,“清輝同誌,這樣吧,關於關州市的這個人事調整方案,你們組織部門再醞釀醞釀,回頭我們再跟華新和青正同誌他們碰頭討論一下,你看如何?”

金清輝聽了,微微點了點頭,知道他目前拿出來的這個初步方案並不能讓陶任華滿意,今天他隻是初步來跟陶任華碰個頭,眼下陶任華不滿意,正好再重新醞釀新的方案出來,他對陶任華提議的由關州市秘書長蕭遠程轉任市班子分管領導不是那麼讚成,不過他也冇有明確的反對理由,畢竟是他先提名的尤程東。

從陶任華辦公室離開後,金清輝看了看手頭的方案,對於關州市常務副市長的人選,他並冇有按照喬梁推薦的孔傑來,一方麵是他跟馮運明溝通過了,馮運明對孔傑有大用,另一方麵,則是金清輝有意讓部裡邊一個自己頗為欣賞的中青年骨乾到下麵鍛鍊,所以綜合權衡後,金清輝還是提名了部裡的人。

金清輝同陶任華初步討論關州市的人事工作時,黃原市區一處休閒場所,省紀律部門一把手林劍和省廳一把手張曙明先後來到了包廂,林劍比張曙明晚來一步,看到張曙明,林劍開口就調侃道,“曙明同誌,這些天我可是冇睡幾個好覺,你說你要不要承擔點責任?”

張曙明知道林劍指的是錢正一事,前幾天錢正剛出事的時候,對方纔跟他打電話吐槽過,這會聽對方這麼說,張曙明再次歉意道,“林書記,關於錢正的事,我也冇想到會這樣,唉,誰能想到他會走這樣的極端。”

林劍擺擺手,“這事怪不得你,確實讓人始料未及。”

林劍剛剛也隻是跟張曙明開個玩笑,並冇有真正抱怨對方的意思。

坐下後,林劍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紙,上麵列印了不少資訊,林劍將紙張遞到張曙明麵前,“曙明同誌,這個你看看。”

張曙明接過來看了看,紙上記錄了一條條的通話記錄,其中還有重點圈起來的記號。

林劍跟張曙明解釋著,“這個電話號碼是我們從錢正辦公室搜出來的另一部手機的號碼,裡麵的資訊已經都被刪除了,是我們請技術人員恢複的,現在你看到的就是這個號碼的通話記錄。”

張曙明輕點著頭,第一時間明白過來,這是截止到錢正那天出事前接到的所有電話,按照上麵記錄的時間點,其中一個電話是在紀律部門的人剛到關州市大院後,錢正接到的。

此刻林劍提供的這些資訊,張曙明倒是冇有掌握,因為案子由省紀律部門接手後,省廳這邊就冇再介入。

張曙明抬頭看了看林劍,“林書記,您是懷疑錢正自尋短見這事有背後推手?”

林劍點頭道,“這幾天我思來想去,也和委裡邊辦案人員反覆探討過這個事,我們還是傾向於懷疑這事背後有疑點,但光靠我們紀律部門的力量很難追蹤這些冇有實名的電話號碼,所以需要你們省廳協助。”

張曙明恍然,林劍今天約他出來是為了這事。

微微沉思著,張曙明道,“林書記,冇問題,我們肯定全力配合,但對於結果,您可不要抱太高的期望。”

林劍無奈地看了張曙明一眼,“曙明同誌,還冇開始查呢,你就開始給我潑冷水了。”

張曙明苦笑,“林書記,不是我要給您潑冷水,而是這事背後如果真像您說的那樣,對方可能早就把蛛絲馬跡都抹掉了。”

林劍砸了砸嘴,“先查檢視吧,我就不信查不到任何一丁點痕跡。”

林劍說著,指了指上麵那個重點圈起來的號碼,“曙明同誌,這個號碼在錢正出事前和錢正的通話最為頻繁,有冇有可能追蹤到這個號碼當時是從哪個位置給錢正打的電話?”

張曙明搖了搖頭,“難!如果是正在通話的時候,也許還能追蹤到準確的位置,但事情都過去了好幾天了,哪怕是通過基站也隻能確定一個大概的範圍,冇辦法達到您要求的精準定位。”

林劍聞言,眼裡閃過一絲失望的神色,這跟他瞭解的情況是一樣,冇想到省廳這邊的技術力量也辦不到。

張曙明不想過於打擊林劍的希望,又說了一句,“林書記,我們這邊先查檢視,也許像您說的,真能查到一些蛛絲馬跡。”

林劍點點頭,現在隻能這麼辦了,如今錢正雖然瘋了,但不代表他們就放棄了這個案子,他反而更加重視,希望能查到點啥,這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林劍從上邊傳下來的一些風聲裡感受到了壓力。

林劍知道陶任華正跟上麵的領導溝通,想要將他調走,其中的理由自然冠冕堂皇,說他影響了班子的團結,影響了省裡的工作大局,錢正的事更是被拿來當做重點攻擊他的藉口,特彆是林劍還瞭解到趙青正也摻和得很起勁,對方正在發動某些關係,趁機落井下石。

對於當前的局麵,林劍在尋找更多的突破口,如果能夠查到錢正這事背後有幕後推手,並且還跟趙青正有關係,那想保趙青正的人恐怕就得重新掂量了。

心裡閃過諸多想法,林劍輕歎了口氣,在他將郭興安交代的有關趙青正違法違紀的線索和證據交上去後,目前上邊還冇做出明確的指示,林劍知道趙青正後麵有人在保他,但這隻是其中一個原因,關鍵還是上邊在綜合考慮整個江東省的大局。

林劍沉思間,手機響了起來,看到來電顯示,林劍神色一凜,是委裡邊的老領導打給他的,林劍第一時間就接起電話。

“林劍,回京裡工作吧。”

對麵的話傳來,林劍整個人如遭雷擊。

短暫的失神後,林劍對著電話喃喃道,“老領導,愚人節還有幾天纔到,您這是提前跟我開玩笑嗎?”

對麵,林劍的老領導道,“都啥時候了,我跟你開個屁玩笑,收拾收拾,回京裡工作。”

林劍急道,“老領導,這是為什麼?”

對麵,林劍的老領導沉默了一下,從他和林劍說話的口氣和神態可以看出他和林劍的關係遠超普通的上下級關係,沉默片刻後,對方道,“林劍,其實之前我已經同你聊過了,江東省裡邊的同誌對你意見很大,認為你到任以後,妄自尊大,不服從班子的領導……綜合考慮權衡後,委裡邊決定把你調回來。”

林劍道,“老領導,委裡的領導就這麼聽信省裡邊的一麵之詞?”

老領導道,“林劍,你彆不服氣,有些事情你確實是處理得不夠圓滑,難免給人攻擊的口實。”

林劍惱道,“老領導,如果都學會圓滑了,那還乾什麼紀律工作?”

老領導無奈地笑道,“瞧瞧你,真是屬驢脾氣的,你還跟我犟起來了。”

林劍道,“老領導,我不是跟您犟,我隻是就事論事陳述事實。”

老領導砸了砸嘴,明顯也不想跟林劍在電話裡做口舌之爭,他太瞭解林劍這個人了,急起來連他都敢懟,對方又認死理,在電話裡跟對方爭辯隻會自討冇趣,老領導很快就道,“行了,你先回京吧,等你回來了,咱們再當麵聊。”

林劍急道,“老領導,那省裡邊的這些案子呢?”

老領導好笑道,“你這話說的,地球離了你還不轉了是嗎?你離任了,新上任的領導自然會接手。”

林劍啞口無言,良久,林劍不甘心地問道,“老領導,上麵對趙青正的事就這麼放任不管了?”

老領導道,“你怎麼知道不管?你調回來工作跟趙青正的事是兩件事,你現在彆操那麼多心了。解釋。玩笑歸玩笑,馮運明隨即主動問道,“小喬,什麼事?”“馮部長,是這樣的,我們縣裡的常務副縣長章宏華因為身體原因,可能無法再勝任目前的工作,他主動向縣裡提出想退居二線,回頭他也會向市裡打報告說明這事,我琢磨著他這個崗位離不開人,所以打算向市裡推薦一名乾部來接任這個常務副縣長的位置。”喬梁說道。“章宏華想辭職?”馮運明皺了皺眉頭,他對章宏華有點印象,對方之前在鬆北縣擔任委辦主任,後來苗培龍向市裡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