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梁葉心儀 作品

第3299章 針鋒相對

    

到了夢寐以求的地方,十分欣喜,拿著手機拍個不停。看小桃新鮮又興奮的樣子,喬梁感到欣慰,也很開心。在**廣場逛了大半天,然後去王府井。這時天色漸晚,華燈初放,安然和小桃興致勃勃逛街,喬梁跟在後麵。經過一家大酒店門口的時候,喬梁無意中往那邊看了一眼。這一看,喬梁的目光停住了。喬梁看到了衛小北和肥婆董事長,他們正往酒店大堂裡走。喬梁想起徐洪剛說過,衛小北和肥婆董事長結束在江州的考察後來了京城,要談一個重...老領導說完就掛了電話,林劍拿著手機一陣無言,老領導如此說,讓林劍心裡覺得上麵怕是要對趙青正的事輕輕帶過,這讓林劍感到失望透頂,難道最終就讓趙青正這樣的人繼續呆在領導崗位上?

張曙明見林劍接完電話後就臉色不大好看,結合林劍剛纔說的話,張曙明試探性地問道,“林書記,怎麼了?”

林劍回過神來,怔怔看著桌上那張錢正的通話記錄,嘴角咧了咧,突然自嘲地笑了一下,“這還查個錘子。”

張曙明冇聽清,問道,“林書記,您說什麼?”

林劍搖了搖頭,“冇什麼。”

頓了頓,林劍又道,“曙明同誌,我要調走了。”

張曙明愣住,“林書記,您要調哪去?”

林劍嗬嗬笑道,“捲鋪蓋滾蛋,回京工作。”

張曙明瞪大眼睛,“林書記您要調回京?”

林劍默默點頭,算是給張曙明迴應。

張曙明一時也呆住了,從林劍的反應可以看出來,林劍調回京絕對不是高升重用,更何況對方調到江東纔不過半年,按說不可能這麼快又調動,現在突然被調回京,明顯不正常。

沉默片刻,林劍有些意興闌珊道,“曙明同誌,這個通訊記錄,查不查你自個看著辦吧。”

張曙明下意識地點著頭,還冇等他問什麼,林劍已經站了起來,道,“曙明同誌,我先回去了,收拾收拾東西準備滾蛋,你要是來京城,歡迎來找我。”

張曙明跟著起身,忍不住又問道,“林書記,這是最終確定的訊息嗎?”

林劍苦澀地笑笑,這是老領導親自給他打的電話,冇有比這更確定的了。

看著林劍蕭索的背影,張曙明呆立了片刻,旋即拿出手機撥打了個電話。

電話接通,張曙明徑直問道,“陳老,我聽說林劍要調回京去了,您知道這個事嗎?”

電話對麵,正是之前率隊到江東省的督導組組長陳從貴。

陳從貴頗為無奈地歎息一聲,“這個事我知道,你們省裡邊的主要負責同誌對林劍有很大的意見,認為他影響了班子團結,上麵考慮到江東省班子的團結和穩定,最終還是決定將林劍調回來。”

張曙明道,“陳老,這……”

張曙明想說這是瞎扯淡,最終還是冇說出口,但想想林劍的行事作風,對方的性格確實容易得罪人,換成他是一把手,可能也不太喜歡林劍這樣的。

陳從貴接著問了一句,“曙明,那個田旭的案子有進展了嗎?”

張曙明搖頭道,“這小年輕死活不肯開口,原本還指望著紀律部門能從錢正那邊找到突破口,結果現在錢正搞成這樣子,這案子又陷入了僵局。”

陳從貴對錢正的事也有所瞭解,他一直都在關注案子的進展,這會忍不住問道,“錢正是真瘋了?”

張曙明道,“是瘋了吧,應該不大可能是裝的,他吃了大劑量的藥,出現這種後遺症應該也正常。”

張曙明不知道的是,此刻他認為真瘋了的錢正,現在躺在病床上,看似渾渾噩噩的表情下,一雙眼睛不時閃過精光。

病房裡,有省紀律部門的人盯著,不過紀律部門的人在連續盯了幾天後,明顯有些疲憊,最主要的是錢正時不時地發瘋,有時甚至滿病房亂竄,搞得紀律部門的人也很疲憊,不隻是醫護人員累,連他們也被折騰個夠嗆,尤其是盯著錢正這樣一個精神病人,讓他們覺得一點意義都冇有,精神上的倦怠尤為讓人容易疲勞。

此時在病房裡值守的紀律部門的辦案人員有些無聊地打盹,門外有人推門進來,辦案人員轉頭望去,見是主任陳鵬,連忙站起身,“陳主任,您來了。”

陳鵬瞅了病床上傻愣愣的錢正一眼,拍了拍手下的肩膀,“辛苦你了。”

辦案人員無奈道,“陳主任,辛苦倒是不辛苦,就是錢正現在這樣子,不知道盯著他有什麼意義?”

陳鵬道,“怎麼,有情緒了?”

辦案人員連忙搖頭,“陳主任,我並不是有怨言,但咱們人手本來就緊張,還要每天浪費兩個人力在這邊白班夜班地盯著,我認為意義不大。”

陳鵬輕點著頭,“也許就像你說的,意義不大。”

陳鵬說完轉頭看著錢正,錢正如果一直都這麼個狀態,盯著這樣一個精神病人可以說是毫無意義,而通過這幾天下來的觀察,他對錢正是不是真瘋,也從一開始的質疑到現在真把錢正當成精神病人了。

歎了口氣,陳鵬道,“我馬上要回省裡一趟,林書記要調走了。”

辦案人員驚道,“林書記要調走了?他這才調來多久啊。”

陳鵬比手下知道得更多一點,無奈道,“林書記調走,說不定我們也要撤了,你就不用抱怨在這裡乾這冇意義的工作了。”

辦案人員忙不迭道,“陳主任,我冇那個意思。”

陳鵬揮揮手,“你說的也冇錯嘛。”

陳鵬一邊說一邊又看了看錢正,對手下道,“我先回黃原了,看看林書記怎麼說。”

陳鵬心裡有些憋屈,林劍這一調走,陳鵬對接下來的案子能否繼續查下去有不大好的預感,臨走前來醫院看一眼,心裡邊多少帶著些許虛幻的希望,隻是就錢正這樣子,難不成還能指望對方能清醒過來?

陳鵬轉身離開了病房,後頭,病床上的錢正,眼珠子轉動了一下。

一天的時間悄然而過。

儘管上頭的調令還冇下來,但省紀律部門一把手林劍即將調走的訊息仍然不脛而走,還在通江市的喬梁,晚上接到馮運明的電話,得知這一訊息時,喬梁的驚訝可想而知,林劍乾得好好的,突然就這麼被調走,而聽馮運明說了大概原因後,喬梁心頭有些沉重,鬥爭無處不在,林劍的遭遇無非隻是一個縮影罷了,但林劍被排擠走了,省裡邊的局麵就真的能風平浪靜嗎?

在通江市拜訪完康瑞福集團董事長江瑞君,並且進行了為期兩天的招商考察後,喬梁帶隊回到達關。

兩天的時間,發生了不少事情,林劍被正式調走,回到委裡工作,而江東省紀律部門的負責人則暫時空缺,上邊還冇任命新的人選,目前省紀律部門的工作由委裡邊的常務副主持。

喬梁回到縣裡已經是傍晚,縣班子新上任的班子分管領導喬明新第一時間來到了喬梁辦公室。

喬明新是昨天上任的,由省裡的主管部門空降下來,關於這個事,林鬆原還特地打電話跟喬梁通氣了一聲,表示上頭的主管部門想派乾部下來鍛鍊,喬梁對此自然冇有異議,這個事是金清輝幫他暗中運作的,林鬆原矇在鼓裏,喬梁卻是暗自欣喜,事情比他預想的還要順利。

不過有得就有失,尤程東調任關州市擔任市班子分管領導一事,喬梁在跟馮運明的通話中得知這事並不是很樂觀,省裡邊的陶書記對這一提名不大認同。

此刻看著過來拜訪的喬明新,喬梁想到尤程東的事,一時有些分神,直至喬明新輕咳了一聲,喬梁纔回過神來,歉意地笑笑,“明新同誌,實在是不好意思,臨時想到點彆的事情。”

喬明新笑道,“喬書記您千萬彆這麼說。”

喬梁笑了笑,從辦公桌後麵走出來,“明新同誌,請坐。”

喬明新點頭坐下,喬梁接著道,“明新同誌,昨天我在通江市,你這新官上任,我也冇能迎接你,明天我補辦個歡迎會,正好也讓你跟班子的同誌一起認識一下。”

喬明新道,“喬書記您太客氣了。”

兩人說著話,喬梁打量著喬明新,對方比他年長幾歲,看起來斯斯文文的,給人的第一印象是儒雅,而且還跟他一樣姓喬,五百年前是一家,喬梁不由帶著一些先入為主的好感。

喬梁在審視喬明新時,喬明新開口道,“喬書記,這次我來縣裡工作,臨下來前,我們景書記特地跟我談了一次話,讓我下來縣裡工作要勇於擔當,講大局,更要服從領導,所以今後喬書記有什麼指示,我一定不折不扣地落實執行。”

聽到喬明新這麼說,喬梁臉上的笑容更甚,心想金清輝看來已經提前幫他把工作都做到位了,這倒是讓他省心了,至於喬明新口中的那位景書記,則是省班子裡的那位分管領導。

就在喬梁和新上任的喬明新交談時,市裡,省秘書長範成立晚上來到了關州,明天是週末,陶任華冇有安排工作,範成立也跟著閒下來,下午四點多就從黃原出發來到關州。

範成立今天來關州,是有事情的。

市裡的一家休閒度假山莊,市書記林鬆原和市秘書長蕭遠程等人在山莊門口等候著,與兩人一起的還有範成立的弟弟範成業。

範成立的座駕出現在幾人視野時,蕭遠程第一時間往前幾步,在範成立的車子停穩的那一刻,蕭遠程動作熟練地幫範成立打開車門。盛鵬告辭,安哲站起來活動了一下身體,看著喬梁:“小喬,你送送他們。”喬梁點點頭,和苗培龍、盛鵬往外走,邊走盛鵬邊埋怨苗培龍:“苗書.記,今晚你和徐書.記打地太狠了,好歹手下留情啊……”苗培龍嗬嗬笑道:“我倒是想啊,可是安書.記不讓啊,非讓我和徐書.記打出真實水平,安書.記的脾氣你也知道,如果他要是發現我和徐書.記故意讓著你們,那他會更火了,這不能怪我們,要怪隻怪你水平不長進。”盛鵬道:“其實這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