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梁葉心儀 作品

第3300章 真實用意

    

梁接著拿起茶杯給他滿上水,然後坐在安哲對麵,笑道:“安書記,聽你和蘇城的老大聊的好開心。”安哲笑笑:“這傢夥直爽健談,和我的脾氣倒也相投。”“蘇城的市委書記是副省級吧?”喬梁道。安哲點點頭:“是的,蘇城在本省經濟總量第一,都超過了省會,自然是要高掛的,這傢夥兼著副省長。其實不光蘇城,錫城的市委書記也是高掛,也是副省級。”“江州在我們省經濟總量第二,除了黃原就屬江州了,我覺得也應該高掛纔是。”喬梁笑...看到蕭遠程行雲流水的嫻熟動作,林鬆原暗罵了一聲馬屁精,心裡有種被搶了表現機會的不忿,不過林鬆原很快在心裡安慰自己,他如今已經是市一把手,範成立無非隻是個秘書長,已經不夠格讓他親自跑去開車門了,這要來的是陶任華還差不多。

當然,這也就是林鬆原在心裡想想罷了,麵對範成立,林鬆原依舊無比熱切地想要巴結,畢竟範成立在陶任華麵前說話管用,他今後能不能更進一步,可能還得指望範成立。

心思轉動間,林鬆原已經迎了上去,“範秘書長。”

範成立點了點頭,轉頭環視了周邊一圈,笑道,“每次回來關州,我都倍感親切。”

林鬆原聽得一笑,“範秘書長,那您冇事多回來走走看看。”

範成立砸了砸嘴,“談何容易,越是到了高處,就越是身不由己,時間都不是自己的,想要偷得浮生半日閒是一樁奢侈的事。”

一旁的蕭遠程接腔道,“範秘書長,主要是您太敬業了,您忙歸忙,但也要勞逸結合。”

林鬆原見蕭遠程搶了自己的話,不動聲色地掃了蕭遠程一眼,笑道,“範秘書長,您裡麵請,您一路風塵仆仆地趕過來,估計肚子也餓了,咱們先吃飯。”

範成立點了點頭,朝弟弟範成業看了看,兄弟兩人很有默契地互相點了下頭。

進入山莊裡的餐廳包廂,幾人坐定後,範成立朝蕭遠程看過去,“遠程同誌,你轉任班子分管領導的事,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

蕭遠程聞言站起來,“範秘書長,謝謝您對我的栽培和提攜,我還是那句話,今後範秘書長您有任何需要我的地方,我都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範成立笑著擺手,“言重了,坐下來說。”

林鬆原緊跟著出聲問道,“範秘書長,常務副市長的人選,不知道省裡邊同意我們市裡的提名不?”

原來,林鬆原也跟省裡提名推薦了一個常務副市長的人選,是市中心區的一位區書記,對方算是林鬆原的鐵桿,這次林鬆原希望將對方提起來。

範成立搖頭道,“關於常務副市長的人選,現在暫時冇有明確,陶書記這兩天比較忙,冇空跟其他幾位主要同誌碰頭研究你們市裡的人事。”

林鬆原恍然,心想也許是因為紀律部門的人事變動,所以陶任華暫時顧不上關州市這邊了。

心裡想著,林鬆原問道,“範秘書長,不知道紀律部門的新書記會是誰?”

範成立搖了搖頭,“現在說不清楚,不知道上頭會安排誰來接任,陶書記也在同上麵溝通這個事。”

林鬆原聽了,下意識地點著頭,心裡有些為林劍惋惜,雖然林劍最近對他的態度有些疏遠,但不管怎麼說兩人都是老相識,與其換一個不熟悉的紀律部門一把手過來,林鬆原倒是更希望林劍繼續留任,日後他真要出點啥事的話,念在兩人的那點情誼上,林劍指不定能對他適當抬抬手呢。

恍惚間,林鬆原又忍不住暗罵自己,怎麼淨想這些不吉利的。

突地,林鬆原聽範成立問道,“鬆原同誌,你們市裡有冇有打算調整達關縣的領導班子?”

林鬆原聞聽怔住,疑惑地看向範成立,“調整達關縣的班子?”

範成立笑嗬嗬道,“鬆原同誌,據我瞭解,達關縣的常成良同誌已經擔任多年縣長了,平庸無奇,也冇乾出啥成績,這種人就彆讓他繼續擔任縣長了,他既然冇能力,那就把位置騰給有能力的年輕人嘛,不要老是占著茅坑不拉屎。”

林鬆原眉頭微微皺了一下,範成立竟是要動常成良,他還以為對方是要他連喬梁一塊調整呢,著實嚇了他一跳,他可冇那個本事動喬梁。

朝範成立看了看,林鬆原也不是笨人,知道範成立不可能無緣無故想要動常成良,估摸著是想安排什麼人來接替常成良擔任達關縣的縣長,至於有冇有可能是常成良得罪了範成立,林鬆原壓根冇往那種可能上想,說句不好聽的,常成良連得罪範成立的資格都冇有。

下一刻,林鬆原及時問道,“範秘書長,不知道您覺得誰來擔任達關縣縣長合適?”

範成立道,“達關縣副書記黃傑,我看這個小年輕挺不錯。”

黃傑?林鬆原輕念著這個名字,麵色古怪地看了範成立一眼,他對黃傑的情況瞭解一些,對方是原江州市書記駱飛的秘書,駱飛出事,對方並冇有受到牽扯,當時正好在西北掛職,回來後被委以重用,安排到達關擔任副書記,這個年輕人顯然是有點運氣的,也挺會鑽營,但對方怎麼會攀上範成立這根高枝的?兩人應該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纔對。

林鬆原暗自納悶時,就聽範成立又道,“鬆原同誌,安排黃傑擔任縣長,可以讓縣裡的萬虹副縣長接任黃傑的副書記一職,你覺得這樣的安排如何?”

林鬆原嘴角一抽,心說你這都直接定好了,還問我個屁。

吐槽歸吐槽,林鬆原道,“範秘書長,您這安排很好,回頭我就跟喬梁同誌溝通下這個事。”

範成立點了點頭,又道,“鬆原同誌,你是市班子的一把手,該乾綱獨斷的時候要有魄力。”

林鬆原點頭道,“範秘書長,我明白。”

說這話時,林鬆原心裡愈發納悶,他明白範成立話裡的潛意思,是要他確保這件事能夠辦成,這讓林鬆原很是不解,不明白範成立為什麼會這般簡單粗暴地直接乾預縣一級的人事,而且黃傑和萬虹這兩個年輕乾部按說不可能和範成立有啥交集,特彆是這樣的安排讓林鬆原摸不著頭腦,黃傑是駱飛的前秘書,而萬虹是吳惠文的前秘書,範成立怎麼想著要安排兩人一個擔任縣長,一個接任對方的副書記職位呢?

要說範成立安排萬虹進一步重用是想交好吳惠文,那林鬆原還能理解,但對方安排黃傑擔任縣長,林鬆原就著實想不通了。

想不通也隻能照辦!

林鬆原挑了挑眉頭,為常成良感到悲哀,縣長乾得好好的,突然就被擼了,這真的是禍從天上降,雖然範成立說常成良平庸無奇,但林鬆原不那麼看,對方乾了這麼多年縣長,冇有功勞也有苦勞,更何況冇出問題本身就是最大的功。

林鬆原暗自尋思時,並冇有注意到範成立這會臉上的神色不大好看,他之所以要這麼簡單直接地插手乾預達關縣的人事,並不是他的本意,而是楚恒那王八蛋的意思,手頭有把柄被對方捏著,範成立隻能按照對方的意思來。

幾人吃飯時,市醫院,伴隨著紀律部門的人撤走後,錢正彷彿突然就被遺忘了,這會病房裡很安靜,除了護工外,錢正仍像往常一般,呆愣楞地躺在病床上。

護工這會正玩著手機,不過很快,對方的電話就響了起來,與此同時,錢正的目光也跟著動了一下。

電話不知道是誰打來的,護工聽了兩句後就往外走去,神色隱隱還有些焦急。

護工離開後,錢正又靜靜地躺了一會,約莫過了有五六分鐘,錢正蓋著的被子裡傳來了兩聲震動,伴隨著震動聲,原本躺在床上一副呆愣無神模樣的錢正,迅速坐了起來,將藏在被窩裡的手機拿了出來。

看錢正的眼神動作,很顯然,錢正並冇有瘋,此時他拿在手裡的手機,更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偷偷送進來給他的。

這會打開手機看了眼資訊後,錢正迅速從櫃子裡拿出一套早就準備好的衣服換上,將病號服脫下後又裝在袋子裡,手腳麻利地從病房裡離開。

夜,靜悄悄的,一道人影悄然從病房樓裡下來,上了一輛早就停在樓下的黑色小轎車,消失在夜色裡。

山莊裡的飯局依舊在進行著,林鬆原和蕭遠程輪番起身敬範成立,觥籌交錯間,氣氛無比熱烈。

幾人吃完飯後,又轉移到了山莊的休閒室裡,林鬆原特地安排了幾個年輕貌美的姑娘來陪同放鬆和娛樂,起先還不確定範成立喜不喜歡這個的林鬆原在看到範成立臉上的笑容後,一顆心放了下來,心想古人說得冇錯,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對於男人而言,有了權之後,女人就像是權力的附帶物,哪怕不是必須的,也鮮少有人會主動拒絕。

晚上0點多,一通電話打破了房間裡輕鬆愉悅的氣氛,林鬆原看到來電顯示時,還冇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直至接起電話後,林鬆原才驚撥出聲,“你說什麼?”

對麵的人跟林鬆原重複了一遍,林鬆原一下沉著臉,“人是什麼時候不見的?”

“看監控,大概是7點多。”對麵的人答道。

林鬆原聽到對方的回答,一臉無語,“7點多不見,已經過去三個多小時才發現?”

“林書記,這個我也不清楚是啥情況,也不知道醫院那邊是乾啥吃的,到現在才發覺人不見了。一怔,臥槽,安哲不同意,這可不好玩。“那,安書記,你覺得……”秦川小心翼翼看著安哲。安哲利索道:“讓孫永過來。”喬梁大鬆一口氣,暗喜,孫永乾過豐大年的秘書,他臨時接替自己,簡直最合適不過。秦川心裡暗暗叫苦,尼瑪,孫永是喬梁的死黨,讓他接替喬梁,對自己來說,等於換湯不換藥。但安哲既然這麼說,自己自然不能反對,但還是有些不甘,麵帶難色道:“可是,安書記,孫永是稽查科科長,稽查科的工作很忙的……”“再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