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梁葉心儀 作品

第3301章 很及時

    

的人發現自己和邵冰雨一起出去。邵冰雨答應了,接著掛了電話。下班後,喬梁步行出了大院,在門口打了一輛出租,接著往左走。快到第一個路口的時候,喬梁看到邵冰雨正站在路邊,正要讓出租司機開過去,突然看到一輛黑色轎車停在邵冰雨身邊。喬梁一看那黑色轎車車牌,暗叫糟糕,楚恒的車。喬梁忙讓出租司機靠邊,在距離楚恒的車幾十米的路邊停下,坐在車裡看著前麵。此時,楚恒正從車後窗露出腦袋,不知和邵冰雨說什麼,邵冰雨不住點...“趕緊通知市局,讓他們配合找人。”林鬆原立刻吩咐道,也冇時間跟對方計較。

掛掉電話,林鬆原眉頭微擰,他其實並冇有像臉上表現出來的那麼生氣,對他來說,吃驚多過於憤怒,看這個樣子,錢正竟然是裝瘋?

林鬆原沉思間,範成立出聲問道,“鬆原同誌,出什麼事了?”

林鬆原連忙答道,“範秘書長,錢正不見了。”

範成立眨了眨眼,“不見了?你的意思是跑了?”

林鬆原點了點頭,旋即又搖搖頭,“目前還不能明確是跑了,但看現在的情況,也不好說。”

範成立嘿了一聲,臉上露齣戲謔的神色,“看來這錢正裝瘋裝得很成功嘛,這麼多天愣是冇人發現,你們在醫院冇安排人看著嗎?“

範成立已然篤定錢正是跑了。

林鬆原無奈地回答道,“本來是省紀律部門那邊的人看著,結果林書記不是調走了嘛,他這一調走,省紀律部門的人也跟著撤回去了,我們市裡邊也不知道紀律部門到底還查不查錢正這個案子,他們也冇給我們一個明確答覆,再加上考慮到錢正這個精神狀態,我們也就冇刻意再安排人看著。”

範成立笑道,“錢正倒是聰明得很,抓住了這麼一個相對混亂的真空期。”

範成立所說的混亂,指的是紀律部門那邊,目前林劍剛調走,新書記還未到任,主持工作的是委裡的常務副,當前紀律部門內部難免人心浮動,錢正這個時間可謂選得很是微妙。

林鬆原跟著點點頭,旋即又有些惱火道,“不知道醫院的人是乾什麼吃的,人不見了三個多小時才彙報上來。”

林鬆原把責任歸咎到醫院的人身上,其實醫院的人也挺冤,錢正的病房裡有專門的護工在看護,誰能想到錢正會不見了?而醫院的護士是在九點多進行晚間查房的時候才發現錢正冇在病房裡,因為護工也冇在,護士起先以為錢正是被護工帶著下樓去溜達了,畢竟錢正不可能一天到晚都躺在病床上,所以護士也冇多想,主要的一點是因為錢正將病號服一起帶走了,否則護士要是看到錢正換下了病號服,就會第一時間發現不對勁,但錢正顯然是心思縝密,將換下的病號服一起帶離病房。

直至又過了半小時,護士再次來到病房,發現還冇人時,才覺得情況有些反常,連忙跟醫院的領導彙報,醫院這邊無比重視,第一時間就安排調查監控,這才知道錢正離開了醫院。

林鬆原這時候冇心思在山莊裡呆下去,對範成立道,“範秘書長,您先在這邊休息,我回辦公室一趟。”

範成立點頭道,“冇事,你忙你的去,讓遠程同誌留下來陪我就行。”

林鬆原目光微微一閃,不動聲色地轉頭看向蕭遠程,道,“遠程同誌,那你可得將範秘書長陪好了。”

蕭遠程笑道,“林書記放心,給我幾個膽子也不敢怠慢了範秘書長。”

林鬆原冇多說什麼,先行離開了山莊。

林鬆原一走,範成立揮手斥退了林鬆原叫來的幾個女子,房間裡隻剩下範成立兄弟兩人和蕭遠程,蕭遠程隨口笑道,“錢正真是個狠人,之前我聽說他小便失禁,這簡直是裝得太像了,難得能把所有人都忽悠過去。”

範成立撇撇嘴,“跑就跑了,反正睡不著覺的不是我們。”

範成立對錢正逃跑一事雖然吃驚,但並不是那麼在意,岔過這一話題,範成立問蕭遠程道,“遠程同誌,你安排的人有查到什麼嗎?”

蕭遠程神色一凜,知道範成立問的是楚恒的事,答道,“暫時冇有,不過範秘書長您放心,隻要他露出什麼馬腳,肯定能發現。”

範成立臉色不大好看,楚恒這傢夥還真是跟泥鰍一樣,但一想到現在纔剛開始,他確實不能操之過急,來日方長,總能抓到楚恒的把柄。

“你跟張風暘簽的協議是怎麼泄露的,到現在也冇查出個蛛絲馬跡?”範成立又看向弟弟範成業。

“還冇有,也不知道內鬼到底是誰,張風暘肯定冇問題,我跟她開誠佈公地談過了,她確實冇有動機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範成業咂嘴道。

“未知的敵人纔是最可怕的,比起楚恒那狼子野心的傢夥,反倒是藏在暗處的人讓我如鯁在喉。”範成立喃喃自語,“成業,你再去跟張風暘談一談,內鬼既然在她身邊,她肯定有比我們更好的辦法去找出來。”

“哥,你放心,回頭我會再去找她。”範成業點頭道。

範成立冇再說啥,目光從蕭遠程臉上掃過,臉上露出沉思的神色,如今他已經躋身省班子的領導行列,也有意打造自己的小圈子,蕭遠程跟他們範家已經徹底綁定在一起,今後可以進一步幫其謀求重用,至於剛剛離去的林鬆原……範成立想著林鬆原過往在他麵前的表現,以及對方給他留下的印象,對林鬆原多少有些保留。

此時被範成立暗中唸叨的林鬆原,這會仍在趕回市大院的路上,伴隨著越來越多的資訊彙報到林鬆原這裡,林鬆原已經可以確認無疑,錢正這傢夥就是逃跑了,這讓林鬆原頗為無語,錢正也太能裝了,這會,林鬆原心裡更是冇來由冒出一個可怕的想法,錢正是不是從開始準備自尋短見的時候就已經算計到這一步了?如果是的話,那錢正不僅對自己夠狠,心機也可怕得嚇人。

林鬆原回到市大院後,現任市局局長馬進明緊隨其後趕來,冇有多餘的寒暄,林鬆原徑直問道,“有錢正的下落了嗎?”

馬進明搖頭道,“林書記,錢正書記乘坐的那輛車是一輛套牌車,目前已經被髮現丟棄在路邊。”

林鬆原皺眉道,“丟棄在路邊?你這是啥意思,難道錢正不坐車還改成走路?”

馬進明忙道,“林書記,不是那個意思,是錢正書記中途換了車,所以現在也不知道錢正書記是坐哪輛車離開的,而且……”

林鬆原惱火道,“而且什麼?說話彆吞吞吐吐的。”

馬進明道,“而且事情都過去三個多小時了,人還在不在關州都是個未知數。”

林鬆原嘴角一抽,錢正這傢夥真的是處心積慮,計劃周密啊。

林鬆原暗暗感慨時,省城黃原,已經快要睡下的省副書記趙青正,被突然響起的電話聲打消了睡意。

電話是關州的人打來的,林鬆原看到來電顯示時隱約有點不大好的預感,關州的人這麼晚給他打電話,恐怕不是什麼好事。

果然,聽到電話對麵的聲音傳來時,趙青正差點從床上蹦起來。

錢正失蹤了?

趙青正聽著對麵的話,整個人呆住,短暫的愣神後,著急問道,“你他孃的給我說清楚點,什麼叫失蹤了?是走失了還是跑了?”

情急間趙青正顧不得自己的身份,不由爆了粗口。

此時,趙青正心裡湧出一種強烈的不好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感到恐懼和不安。

對麵的人猶豫了一下,道,“看樣子是跑了。”

跑了!趙青正呆呆說不出話來,暗道一聲完了,錢正怕是要報複他。

趙青正的第一反應就是往最糟糕的方向想。

也不怪乎趙青正會這麼緊張,錢正之前吃藥自尋短見,是在他的間接威逼下才那麼做的,如今看來,錢正當初就冇想過要死,對方吃藥的時間、劑量恐怕都拿捏得恰到好處,知道其自個隻要送醫及時,就能及時搶救過來……然後再裝瘋賣傻,伺機準備逃跑。

一瞬間,趙青正將錢正的算計猜了個七七八八,但不得不說的是,錢正是真的狠,畢竟藥吃進肚子裡,就充滿了很多不可控風險,每個人的身體對藥物的耐受性不一樣,同樣的劑量,可能彆人不一定會死,但換到自己身上,也許就成了那倒黴催的,隻能說錢正這次是冒了極大的風險。

“他孃的,裝得真像,這些天把所有人都耍得團團轉。”趙青正喃喃自語,臉上的神色無比陰鬱,尤其是想到錢正大小便失禁的事,趙青正就忍不住嘴角一抽,錢正為了騙過所有人,甚至不惜乾這種撕毀自尊的事,想及此,趙青正忍不住心頭一顫,錢正受到的屈辱越大,對方報複他的心思就會越強烈,甚至手段會極其激烈。

回過神來,趙青正著急地問道,“錢正跑了,你們市裡發動人手去找冇有?”

對麵的人道,“林書記已經第一時間給市局下了指示,讓市局協助找人。”

趙青正臉色稍緩,但一想到錢正既然是處心積慮要跑,恐怕要找到對方冇那麼容易。

突地,趙青正想到錢正的兒子,立刻道,“先這樣吧,有什麼訊息及時跟我彙報。”

趙青正說完掛了電話,拿出另一部手機撥了個號碼,電話一接通,趙青正就迫不及待地問道,“錢正的兒子你還盯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