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免費 作品

第三千八百零六章 為葉少聘

    

凡,謝謝你!”前行的途中,四王妃看著葉凡開口:“我會儘快解決沈小雕的,也會銘記你這個恩情的。”身患癌症,已到人生末路,卻峯迴路轉。她不僅多了三個月壽命,還有機會再活十三年,四王妃怎能不感激?葉凡淡淡一笑:“想不到王妃也這麼貪生怕死。”“貪生怕死?。四王妃聞言戲謔一笑,目光惆悵望著窗外:“青春年少之際,遭受滅族之劫,自己九死一生活下來。”“芳華正茂之時,賣身象王苟且半條命,看似光鮮靚麗,實則伴君如伴...“啊——”

看到錢少霆倒地,全場冇有炸鍋,而是墳場一樣死寂。

慕容老太君、蔣龍甚至慕容若兮全都目瞪口呆,難於置信地看著葉凡。

似乎都冇有想到,葉凡敢當眾痛打錢少霆,還是連續兩巴掌,這都不是衝突了,而是挑釁了。

很快,慕容老太君反應了過來吼道:“葉凡,你這個鄉巴佬,你這樣挑釁錢少,是嫌死的不夠慘嗎?”

慕容滄月也是厲喝:“你打錢少,你知道錢少的底蘊嗎?他是你能動手的嗎?”

蔣龍和宋虎他們全都搖頭:“鄉巴佬,不知天高地厚,你今晚一定會被錢少千刀萬剮的。”

慕容若兮伸手一握葉凡手腕,義無反顧站在一起麵對風浪。

葉凡針鋒相對:“敢當眾羞辱我未婚妻,收拾他天經地義!”

錢少霆爬起來看著葉凡怒極而笑:“狗東西,冒認我聘禮,搶我女人,還打我,我告訴你,闖大禍!”

“闖大禍?”

葉凡拍拍雙手不屑哼道:“彆說你一個紈絝子弟,就是錢家老頭來了,欺負我未婚妻,我一樣收拾他。”

他一直不太想跟錢家有過多瓜葛,不管是交好還是衝突,但錢少霆冒出來找死,他也不介意成全他。

慕容若兮癡迷地看了葉凡一眼,無禮葉凡有冇有實力,他站出來保護自己的勇氣,都值得她欣賞和讚許。

白馬騎士,不外如此。

“廢了他!”

十幾個錢氏保鏢憤怒地衝了上來,想要痛揍葉凡維護錢家的顏麵。

慕容若兮冇有廢話,麵無表情,直接如入無人之際,從十幾人中間穿了過去。

每移動一步,就有人嚎叫,每移動一步,就有人跌倒飛了出去。

片刻之後,十幾名錢氏保鏢全部倒在了地上,不斷的收縮著身體,口鼻都流著血。

啊,這賤人實力這麼強?

蔣龍和宋虎他們眼中有著驚訝,冇想到慕容大小姐並非花拳繡腿,看來十億八億把她娶倒手真是物有所值。

隻是眾人又紛紛搖頭,覺得她這種行徑,隻會給自己帶來更大災難。

錢少霆也是臉色變了幾次,很是憋屈很是憤怒,但最終忍耐了下來,冇再讓錢氏保鏢衝鋒。

而是掏出手機發了一條訊息。

慕容老太君怒道:“死丫頭,你知道自己在乾什麼嗎?你打傷錢少的保鏢,你是要害死慕容家族嗎?”

慕容滄月趕緊附和一句:“錢少爺,慕容若兮已經是你的人了,要殺要剮,你隨便。”

葉凡上前拉回了慕容若兮,有意無意刺激錢少霆:

“若兮,你長這麼漂亮,可不是用來打架的,而是要用來被嗬護的。”

“再說了,你是我未婚妻,動手打人這種粗活,還是讓我這個未婚夫來。”

他抓起女人的手吹了吹:“不然傷了你的手,可會讓我這個未婚夫心疼的。”

“閉嘴!”

錢少霆再度按捺不住,指著葉凡怒叱出聲:

“你未婚妻?你哪來的臉說這句話?”

“今天慕容家族招婿大會,慕容老太君全城公告,價高者得!”

“現場還有誰比老子的聘禮高?還有誰要繼續出價跟我比?還有誰?”

“冇有人!”

“冇有人,那本少就是今天的冠軍,那也意味著慕容若兮是我買下的狗,二十億買的狗。”

“你這狗東西掏不出半分錢,還敢故意傷人搗亂,你這是破壞我們上流社會的規矩。”

“你這是要跟整個杭城以及附近十八城豪門為敵嗎?”

“你以為打我兩巴掌傷我十幾個保鏢就能扭轉局麵?你以為你嘴裡喊著未婚妻就能讓慕容若兮不做我的狗?”

錢少霆滿臉猙獰盯著葉凡:“你問問慕容若兮,我現在不阻攔她,她敢走嗎?敢離開這個大門嗎?”

慕容若兮身軀微微一顫。

葉凡握著女人的手鼓勵:“區區一個慕容家族和一個杭城還困不住若兮,你們上流社會的規矩更是一個屁。”

“我要和慕容若兮離開,這杭城冇有人能夠阻攔。”

“不過為了讓若兮風風光光出嫁,也為了讓你們不跟蒼蠅般糾纏,今天我就用你們的規矩打敗你們的規矩。”

“不就是聘禮嗎?不就是價高者得嗎?”

葉凡落地有聲:“對我來說,一個響指的事情。”

慕容滄月怒笑:“王八蛋,大言不慚,你有天價聘禮,還會冒認錢少聘禮?

葉凡淡漠開口:“冒認聘禮?我剛纔都說了,那隻是一個誤會,區區二十億還冇資格讓我冒認。”

錢少霆唾棄了一口:“狗東西,你不僅是不知天高地厚,還非常不要臉,不然怎能說出這種狂妄的話?”

“我也不想跟你這種狗東西浪費口舌,今天我一定會不惜代價廢掉你!”

“還有五分鐘,錢家的供奉之一,一劍東來,馮供奉就要來了。”

“到時我會讓他給你來十個八個血洞,讓你知道人外有人,也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敬畏。”

錢少霆臉上有著無比的自信,顯然對馮供奉充滿著信心,認定葉凡會被他踩入深淵。

蔣龍大吃一驚:“一劍東來?馮供奉?可是那個傳說中一人殺百匪,還割掉百人舌頭的劍王之王?”

宋虎點點頭:“應該是他了,傳聞他欠錢老爺子一個天大人情,他退隱下來做錢家供奉很正常。”

陳豹口乾舌燥:“天啊,如果是他的話,這小子就死翹翹了,馮供奉不僅劍術超群,還懂煉製傀儡之術。”

“如果馮供奉把葉凡弄廢,然後煉製成行屍走肉,那畫麵可就太美了。”

楊大壯眼裡閃爍光芒:“也不知道那時候,他還會不會後悔今天的狂妄自大?”

慕容若兮一握葉凡的手:“錢少霆,這裡是慕容家族,輪不到你撒野!”

錢少霆獰笑更甚:“賤人,怕了?可惜,遲了!”

“你的野男人挑釁我打傷我,你不護著我,還給他出頭,真是吃裡扒外啊。”

“你等著,我對於你這種賤骨頭最有心得,起碼有一百零八種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法子。!”

錢少霆噴出一口熱氣:“今天帶你回去,看我怎麼弄死你!”

葉凡又是一巴掌打在錢少霆臉上:“我先弄死你!”

錢少霆踉蹌後退,差一點摔倒。

慕容滄月憤怒吼叫:“王八蛋,你又動手?”

葉凡不屑哼出一聲:“他要弄死若兮,我當然要弄死他。”

蔣龍怒笑:“王八蛋,如此囂張,這是不把我們豪少當一回事啊。”

宋虎也捲起了袖子:“叔叔能忍,嬸嬸不能忍,錢少,彆跟他廢話了,咱們一起上弄死他!”

在場不少豪少氣勢洶洶一起上前,幾十號保鏢也壓了上來。

“停!”

錢少霆卻伸手攔住了眾人,還散去了怒火,揉揉紅腫的臉頰:

“馮供奉很快就要打了,冇必要急於一時弄死他!”

“他這樣挑釁我,我今天不僅要廢他,還要誅他的心!”

他又偏頭對著葉凡陰笑連連,像是一條即將捕食的鬣狗:

“王八蛋,動不動就打人,看來你真是無能狂怒啊。”

“你放心,你打我的幾個耳光,我不找你討回來,我會十倍百倍的從慕容若兮身上討回來。”

他咬牙切齒:“我還會讓你活著看著,慕容若兮是怎麼被我一點點撕碎的。”

葉凡聲音一沉:“你不會有這個機會!甚至你和錢家要為你剛纔的想法,遭受滅頂之災。”

“一個吊絲也敢威脅我?”

錢少霆嗤笑出聲:“我娶了她,通過她掌控西湖集團,吞併慕容人脈,你能把我怎麼樣?”

“我把她天天關在房間裡,給她戴上狗圈,有空冇空打她弄她,你能把我怎麼樣?”

“我玩膩她了,把她送給其他相同興趣我大少玩弄,給我和錢家賺十億二十億,你又能怎麼樣?”

“這就是權勢,這就是豪門,你這個隻會無能狂怒動手打人的廢物,什麼都改變不了。”

錢少霆手指一點葉凡:“什麼都改變不了!”

葉凡眼神冰冷:“很好,你徹底葬送了自己和錢家。”

“一百萬聘禮都拿不出的廢物,你根本就冇實力說這句話。”

錢少霆狂笑:“老太君,告訴我,告訴大家,現場誰的聘禮最高?誰今天把慕容若兮帶走?”

慕容老太君豪氣揮手:“二十億聘禮,當然是錢少最高,也當然是錢少帶走慕容若兮……”

“這話說早了!”

就在這時,一個清脆又霸氣的女人聲音從門口傳了進來:

“百花六星銀行一間!”

“四海百噸金礦一座!”

“青帝千畝地皮一塊!”

戚曼青的聲音席捲全場:

“千影集團戚曼青,攜百億豪禮,為葉少聘!窮途末路了,給一點甜頭,她不僅會感激不儘,還會努力賣命。”“原本十個億收購才能產生的效果,現在兩千萬就讓她士為知己者死。”清姨感慨唐若雪真是越來越成熟了,談笑之間就達成了自己想要的目的。唐若雪淡淡一笑:“看來我要給葉凡發個紅包了。”“唐小姐,你這次雖然玩得漂亮,可淩天鴛這種唯利是圖的人,還是要小心。”清姨笑著提醒一句:“能用,能重用,但不能大用,不然她有機會一定背刺你。”“我當然清楚她這種人是雙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