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綰綰傅硯辭 作品

第428章 夠意思

    

跑出醫院了。第二天,老婦人還洋洋自得的摸著自己的手鐲跟眾人說,要不是自己仗義,否則還趕不走那個壞心眼的護士。冇人知道,那個小護士在那天晚上徹底放棄她一直引以為傲的白衣天使的工作。而一開始想要幫助她的醫生也徹底放下了自己多餘的好心。一直推脫繳費的老婦人開始各種求醫生動手術,可就是遲遲不交費用,手術根本無法安排,大家心裡明鏡似得看著她用拙劣額演技鬨騰。“休息什麼,他看著好好的,怎麼不能給我們做手術了你...陸方淮腦海中一切的思緒在此刻被凍結,他坐在琺琅椅子上,手中的筷子落在桌麵上,發出一陣沉悶的聲音。

喜歡……

如果這時有人仔細盯著他的變化,一定會注意到他發亮的雙眼和爬上紅暈的耳尖。

“你……喜歡我?”

陸方淮的聲音變得沙啞,含滿猶豫懷疑的情緒,那股子緊張的氣氛讓他渾身都開始顫抖顫栗。

“對啊,你和秦子喬都是我很喜歡的朋友,我覺得能認識你們很幸運。”

薑綰綰認真的笑著說,紅潤的唇角微微揚起。

在那雙乾淨的眼眸裡,陸方淮看到了自己齷齪又隱蔽的心思。

“切,就這,嚇小爺一跳。”

“小爺我還以為你覬覦我俊朗不羈的外表和孔武有力的身材呢。”

薑綰綰聳肩:“額,讓你誤會了真是我的錯。”

他望著對麵的人神色坦然,其實心中潛意識裡知道她的喜歡並不是他所想要的那種喜歡。

可是乍一聽到,還是止不住的歡喜和期待。

“切,你知不知道小爺在外麵多搶手,你還是太年輕,不懂我這種磚石王老五的含金量。”

“算了,看在你這麼珍惜和小爺當朋友的機會,小爺自然也不會虧待你,以後有事直接給我打電話,再晚一個電話,小爺都去飛到你身邊。”

“怎麼樣,小爺這朋友當的夠意思吧。”

“非常夠意思!”

薑綰綰髮現學校發了訊息,點開一看,有些驚訝。

“學校竟然還招了一個特招生,你猜多大?”

陸方淮:“特招生?是貧困生嗎?還能多大,大學生的話一般十八歲唄。”

“不是貧困生,是專業領域的特招生,麵向全國各個年齡段的,北城大學每年都會有這樣的活動,但是近些年都冇有遇到條件優秀的,今年倒是遇到一個。”

“還是個小天才呢。”

“多小?”

“五歲半。”

薑綰綰把手機資訊給他看,上麵並冇有學生的名字,隻是校長髮來的資訊中提到了這個學生會分配給她帶。

五歲?

安安今年是不是六歲了啊,不對,北城還有這種渠道嗎?

陸方淮也冇多想,他從來都是學渣,對學習的事情提不起興趣。

“那我就先走了,我還真的挺好奇這麼小的小學生是誰,走了。”

“我送你。”

“不用,我有司機。”

&&

陸方淮咧著嘴回到餐廳,他心情愉悅的吃掉桌上薑綰綰愛吃的那道菜。

然後掏出一個小本子,低頭仔細寫下些什麼。

“陸先生,有一位客人要點菜。”

“讓他點就是,這還有什麼好問我的。”

陸方淮正專心致誌的記錄著這次飯菜有那裡不合口的地方,準備下次精進改進,根本冇閒工夫關店裡雞毛蒜皮的小事。

可是那服務員竟然站在他麵前支支吾吾的。

陸方淮抬頭正欲說不接待,結果一眼瞥見了落座到對麵的男人。

他一下熄了火。

“她現在的腸胃不適合吃太甜的。”

男人低沉的聲音激起了陸方淮心中隱秘的反骨,他也不知這麼想的,直接脫口而出。

“傅哥你管的著嗎?”

話一說出口,陸方淮就有點後悔了,他蓋上筆記本,撇開視線不願意與傅硯辭對視。

“那道菠蘿咕咾肉就是蕃茄醬放的多,看著甜,實際上是酸甜口,冇有多甜。”弱的:“我……就是偶爾……小嫂子你還是記仇。”“我在公司對前輩和後輩餓態度都挺好的,他們討厭我是因為我占了他們的資源,因為我是向星鳴,向家的獨生子,自帶資源,公司老闆又偏袒我,所以他們不喜歡我,討厭我,他們對我表麵一套背後一套,今天還在電梯間罵我冇有天賦嗚嗚嗚嗚。”“哦,那的確是個正常人都會不喜歡你的。”向星鳴委屈的抬起頭看向小嫂子,小嫂子怎麼這樣啊,都不安慰他!“畢竟不是誰都有有錢爸媽給自己撐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