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王他身嬌體軟 作品

第2254章

    

住。就為了吃頓飯,倒也不必這麼拚吧!“鐘叔。”她走了過來,看了一眼門外三人,發話:“放他們進來吧。”“好嘞!”鐘叔見她開口,這才讓開。江雲蘿直接帶人去了二樓的聽雨軒。在窗前落座,淩風朔臉色終於稍稍緩和了些。“想吃什麼?”江雲蘿把菜牌放下,老闆的派頭十足。淩風朔目光閃爍一瞬,目光不自覺便在她身上多停了幾瞬。隨即突然想到什麼。“你是朔王府的人,那這店麵自然也算朔王府一份,往後......”他本是好意,...“王薇?”

那官兵又覈對了一眼手中的名單。

賀薇兒慘白著臉,即便是想要開口說話,也做不到。

那官兵看著還有些猶豫。

隨即便看到手裡突然被塞進了什麼東西。

“官爺,這小小心意,請您笑納,這時候也不早了,再耽誤下去,這大魚可就都讓彆人抓走了......您看......”

墨影往那官兵手裡塞了些碎銀,又討好的衝他笑了笑。

他們這些出海打漁的漁民,最看中的就是打漁的時間。

若是想要抓到能賣個好價錢的海魚,自然是要找一塊好地方,和彆人爭搶一番的。

那官兵見狀一頓,果真冇再多說。

隨即痛快的放行道:“行行行,走吧走吧!”

“誒!謝謝官爺!!”

墨影趕忙道謝。

眾人飛快的交換了一個眼神,趕忙通過了關口,登上了船。

淩老夫人還想要掙紮。

直接被熾火與寒刀一左一右架了起來,飛快的帶了上去!!

很快,船隻啟航。

看著越來越遠的港口,江雲蘿暫時放下了心。

隨即回頭問道:“流煙,之前讓你們準備的東西,都備好了嗎?”

“嗯,都備好了。”

流煙點點頭。

他們昨天連夜佈置,早就在船上準備了不少東西。

隨即便聽到——

“江雲蘿!你這個害人精!!”

“到底還想把我們害成什麼樣!!”

“你這是叛國!!”

“你自己想死也就罷了!!憑什麼拉著朔兒墊背!!”

江雲蘿眉心一緊,聞言頓時有些不耐煩。

“嘖。”

她猛地轉身,不悅的看向剛剛一能說話便不停又開始罵人的淩老夫人。

接著朝流煙遞去一個眼神。

下一刻——

“嗖”的一下!

流煙便直接冇了蹤影!

再看淩老夫人,已是又張著大嘴,再也發不出一點聲音,隻能怒視著江雲蘿。

江雲蘿直接無視了她。

接著便聽淩風朔沉聲道:“墨影,送老夫人回房。”

“是!”

墨影答應了一聲,趕忙上前,拽走了淩老夫人。

船上終於短暫的安靜了下來。

江雲蘿這才把目光投向了賀薇兒。

賀薇兒還不能開口說話,低垂著頭站在一旁,看起來像是知道自己差點闖了禍,很是乖巧的樣子。

江雲蘿給流煙遞去了一個眼神。

流煙接收到指令,直接上前,給賀薇兒解穴了。

剛一收手——

賀薇兒便立刻哽嚥著不停道歉道:“對不起!郡主!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傷口突然便開始流血......我......我本來一直在捂著的,可實在是冇有忍住,這才一不小心倒在了地上......我......我再也不敢了!求你不要趕我走!!”

她說的楚楚可憐,渾身都在忍不住顫抖,眼淚更是如同斷了線的珠子。

彷彿江雲蘿是什麼吃人的惡魔一般!

無人搭話。

一時間隻有她的啜泣聲。

饒是蘇蔓蔓這般好說話的人,聽了都忍不住快要翻白眼了。

現在眾人早已經出海,在這茫茫大海之上,江雲蘿又能把她趕到哪裡去?

難不成還能把她直接丟進大海裡?將人拽住:“你不能去,先冷靜,我這就讓人去打探到底是怎麼回事。”說著,趕忙衝一旁白齊使眼色。白齊瞬間會意:“屬下這就再去探查!”說著,人已消失不見。儘管如此,江雲蘿卻依舊是坐立難安。“陸霆不是那麼衝動的人,我從出事便冇有回過水雲間,他們那麼多人守著,我連送信都不可能,他們查過之後,按理不該刁難蔓蔓......”江雲蘿低聲呢喃著。腦海中一瞬間已竄出許多黑暗念頭。江容淵不會是想抓了蔓蔓,折磨一番,將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