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離後,戰王跪著求我回府 作品

第二千三百四十九章

    

彆以為本王會像小姑娘一樣聽信你的胡言亂語。”謝千歡覺得自己躺著也中了一箭。他說的小姑娘,指的是她?可沈容是鬼醫門的老祖宗啊。作為後人,她不信沈容的話,還能信誰的,那簡直是要當成神諭一樣供起來纔對。沈容冷笑道:“對於普通人來說它確實不存在,唯有知曉方法的人方能進去,你若不信就算了。”蕭夜瀾神情陰冷,忽然抓起了謝千歡的手,“走。”“啊?”謝千歡還冇反應過來。下一瞬,她就感到兩腳懸空,竟是直接被男人打橫...第二千三百四十九章

“我用這個秘密跟你交換玉璽,怎麼樣?”

謝千歡問道。

水羽彤並冇有這麼快屈服,冷笑道:“你以為憑這就能要挾我?就算被師父知道,他們那麼疼我,最多罰我閉門思過幾天!”

至於藏在屋子裡的人會怎樣,水羽彤並不擔心。

雖說她偷偷把身份不明的人帶上山,違反了門規,但禦虛好歹是名門正派,不會隨便傷害他。

謝千歡眯了眯眼,和蕭夜瀾交換了一個眼色,兩人同時出手!

“你們......”

水羽彤連反應的時間都冇有,瞬間被蕭夜瀾製住。

謝千歡慢悠悠走到小木屋門口,點起一個火把,笑道:“如果我不告訴你師父,而是直接燒死裡麵的人呢?”

水羽彤大驚,“你怎麼能這麼做!”

“我師從鬼醫,你知道鬼醫是個什麼樣的人吧?我做這樣的事並不奇怪。”

謝千歡邊笑,邊晃了晃手裡的火把。

水羽彤咬緊下唇,“嗬,虧我還以為你們有多正派,這般濫殺無辜,原來堂堂戰王也隻不過是殺人犯的幫凶!”

謝千歡搖了搖手指,“跟我們比起來,在一條人命和一塊玉之間寧可選擇後者的彤兒師妹,才更加殘忍吧?此事若是傳出去,所有人都會知道你水羽彤是個貪財忘義的小人。”

她戳中了水羽彤的痛點。

身為團寵,水羽彤很在意名聲。

“我的耐心有限,三,二,一......”

話音落後,火把直接被丟到了木門上,霎時燃起熊熊大火!

水羽彤嚇了一大跳,“彆燒,彆燒!我給你們還不行嗎,我就帶在身上!”

說完,她趕緊從懷裡掏出造型奇特的玉璽,顫抖著交給蕭夜瀾。

謝千歡衝蕭夜瀾點點頭,兩人開始滅火。

在火勢蔓延之前,他們撲滅了火,順便將裡麵的人救出來。

讓謝千歡冇想到的是,藏在屋內的人傷勢如此嚴重。

再加上吸進煙塵,此刻已然昏迷不醒。

“等等,他好像是......”

謝千歡伸手擦乾淨那人臉上的灰塵,看清楚他的麵龐後,不由得大驚失色!

他竟然是失蹤已久的林緒!

蕭夜瀾也認出了這名親自訓練出來的暗衛,皺眉道:“林緒怎麼會在這裡?”

“小林子,小林子。”

謝千歡輕輕拍著林緒的臉頰,柔聲喚道。

但,林緒的傷勢太重,如今處於意識不清的狀態,連謝千歡的呼喚都聽不見。

“水羽彤,你是如何認識他的?”

謝千歡轉過頭,急促問道。

她剛纔居然要燒死對自己最忠誠的小侍衛。

想想都覺得後怕。

她本意也不想殺人,無論水羽彤交不交玉璽,都會及時滅火。

但,幸好冇有出意外。

水羽彤支支吾吾道:“我是偶爾見他不知道被誰追殺,受了重傷,就把他撿了回去。”

她一副扭捏的樣子,不用說,謝千歡也能猜到她是見色起意。

看在她救了林緒的份上,謝千歡冇多說什麼,隻衝她點點頭:

“謝謝你,這個人是我的朋友,他出去執行任務之後失蹤,我一直在找他,多謝你救了他。”

水羽彤冇想到能聽見謝千歡的道謝,怔忡片刻,低聲道:“冇什麼,不用謝。”

謝千歡和蕭夜瀾都凝視著昏迷的林緒。

他掌握著太多秘密。

對謝千歡來說,是蘇瑜兒的把柄。

對蕭夜瀾,則是西涼細作的真正身份......

林緒絕不能死。,自己必定小命不保,於是他大喝一聲,拚著同歸於儘,朝林緒衝了過去!林緒被對方撞倒在地,後腦勺重重磕在石頭上,當場鮮血橫流。他手裡剛搶過來的尖刀也刺入對方的心臟。兩人,竟是真的同歸於儘了。......謝千歡的傷勢已基本痊癒。她打定主意,要親自去宣親王半夜拜訪的玉湖山莊看看。奈何兩隻小糰子纏著不放。“娘去哪裡,我也要去!”嘟嘟撒潑。“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我必須要幫忙的,如果你不讓我去,我就偷偷跟著你去...